佛心网
佛心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自然的代价/ 文章正文

第七十回

导读:归心似箭。雁儿一直向前飞,除了觅食与休息片刻以外,他一直都在飞,大部份时间都在海洋上空。 这是他离开雁群的第三天。飞了一整天,他真的很累了。飞到傍晚时,正好经过一个小岛,小岛还寂静安全,除了几只海龟在沙滩上产卵,...

  第七十回

  归心似箭。

  雁儿一直向前飞,除了觅食与休息片刻以外,他一直都在飞,大部份时间都在海洋上空。

  这是他离开雁群的第三天。飞了一整天,他真的很累了。飞到傍晚时,正好经过一个小岛,小岛还寂静安全,除了几只海龟在沙滩上产卵,也没人类与危险的动物。于是他便飞下来,正好看到海岸边的石壁上有个石洞,就进去休息。

  很快雁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

  他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很温暖柔和的怀抱里,一直向上飘,一直向上飘,飘到星际之间。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果真躺在一个人,一个女人……不,是一个天使的怀抱里。

  他抬头看天使,天使的脸上蒙了一块粉红色的纱,他很好奇,他想看看天使的面孔。

  「看面孔,重要吗?」天使开口回答他心中的念头。

  对!不重要。至今雁儿已知,这色身也只是刹那生灭,没有永恒不变的主体,是由因缘和合而成的现象,无可执取。

  「但我到底在哪儿呢?」雁儿四处张望,什么也没有,只看到群星在闪烁,天使就立在星际之中。

  「在哪儿,重要吗?」天使又问,又是一个不平凡的问题。

  「不是很重要,只是我需要知道,接下来要向哪儿飞去。」

  「对。向哪儿飞去才重要。我们在哪儿,就已经在哪儿;知道自己在哪儿,只是为了决定向那儿飞去。」天使的话充满哲学性。

  雁儿在想,这天使重视重要不重要的话题。我该问什么话题,才是重要的呢?不问,这天使似乎又很耐得住相对的沉默。这,似乎有点……奇怪。

  雁儿在天使的右手臂上,站了起来。

  「您……您究竟是谁呀?」他希望天使不会说这个问题也不重要。

  「我是给世间爱、也教育爱的天使。」

  「您就是『爱神』,传说中的『爱神』?」

  「是『爱神』,却不是人间传说中的『爱神』。」

  「有什么不同?」

  「人间传说中的『爱神』,专演红娘角色,制造男女爱情婚姻。我是『真爱』,散播与教育『无私的真爱』的爱神。」

  「太伟大了,爱神!」

  「真爱是不限对象的。不只是对自己、亲人、朋友,也包括敌人、苦难的众生、幸福的众生、大的、中的、小的众生,一切一切的生命。」

  「太好了!刚刚躺在您的怀里,我都感觉到特别温暖与有力量。您就是要给众生力量吧?」

  「给他们有力量活下去,去成就灭苦度苦的最终目标。」

  「也是灭苦度苦?也都是佛菩萨们的目标?」

  「对。生命中没有比这个更崇高更真实的目标。」

  「而『爱』,『真爱』,就是动力?」雁儿对此已有所理解,只想听天使说。

  「对,真爱是最真、最深也最根本的动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动力。」

  太妙了!世间竟然有「爱神」,教育无私的真爱,给众生力量!

  突然间,他想问……

  「爱神啊!您把脸孔蒙住,重要吗?」

  「是不重要。只是如果众生暂时需要,我会暂时把脸孔蒙住。」

  「您是说,我需要?」

  「只怕你还没有心理准备。」

  「我还没有心理准备?这需要心理准备?」

  「如果你心中有『无我』、有『空』的智慧,就已足够。」

  「我不敢说对『无我』与『空』有很深的体会,但还是懂一些的。」

  「那你又何必想看我的脸孔呢?」

  「只因为……因为……好奇啊!爱神您这么说,必然自己也有『无我』与『空』的体会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脸上蒙纱呢?」

  「我说了,那只是应众生的暂时性需要。」

\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爱神!我喜欢您,您给我力量!我只想能看着您的双眼,心心相印地交谈,不要隔着这个什么的!」

  「心心相印,又何在眼睛呢?又何在距离呢?」

  「也许,也许,但肯定不在这条面纱吧!」雁儿越说越决心,一定要看到爱神的真面貌!

  (究竟雁儿能否看到爱神的真面貌?请看下回。)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