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山法门

"

东山法门指五祖的法门,因五祖弘忍禅师住在蕲州黄梅县之黄梅山,其山在县之东部,因而叫做东山。东山法门的主要内容,也就是两代祖师的主要禅法内容。道信、弘忍两位祖师改变了禅宗以往诸师的不立文字而有著述。但是两位祖师并没有真正的著述流行于世间。道信祖师在禅观修持方面还开五种不同方便:一、知心体,二、知心用,三、常觉不停,四、常观身空寂,五、守一不移。这五者都与心有关,此五种观心方便法门,也是东山法门的一个基本内容。

东山法门——指五祖的法门

东山法门——指五祖的法门

禅宗的标志东山法门

东山法门是五祖的法门,它的法门是非常厉害的,里面是有很多的智慧的,现在有很多的师兄在用心的去修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智慧。那师兄你知道神秀所传之东山法门吗,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吧!

神秀所传之东山法门

神秀所传“东山法门”,宗于‘文殊般若”的“一行三昧”,应重视这一特性──念佛,法性平等的合修。这一特性,‘传法宝纪”也明白说到:“忍、如、大通之世,则法门大启,根机不择,齐速念佛名,令净心”。

神秀所传之东山法门

忍,是五祖弘忍。如,是五祖的弟子,潞州法如。通,是大通神秀。‘传法宝纪’说:五祖及法如与神秀,开启的禅门,是这样教导的。“念佛名”,“净心”:这二者,就是教授修持的方便,正是‘文殊所说般若经’中,“一行三昧”的修持方便。现在专从这两点,怎样的统一修持,来观察五祖门下,分头宏化的禅门。

神秀所传之东山法门

以上就是对神秀所传之东山法门的相关介绍,希望可以对师兄有帮助。师兄不管是学习那种经典,都是要用心和坚持,然后慢慢的坚持下去,这样我们才能慢慢的领悟其中的精髓,让师兄可以更好的去修行。

...查看更多
东山法门的环境

禅宗也是有很多的师兄开始修行的,禅学对我们也是有许多的好处的,能够帮助我们解决很多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坚持去修行。那师兄你知道东山法门对禅宗的巨大影响吗,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吧!

东山法门对禅宗的巨大影响

光前裕后的东山法门——达摩禅与如来禅

东山法门是如来禅在中土传承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它上承达摩禅法,在禅修实践中又与达摩禅有明显不同,“一行三昧”作为东山法门的禅法核心,将如来禅最上乘的禅法诠释的淋漓尽致,对中国禅宗的最终创立乃至南北禅法的分化影响巨大。换言之,东山法门即是如来禅在中土的发展高潮,也是如来禅向禅宗过渡的转型期。

佛教自传入中国后,就形成了多举并进,相互竞争的发展趋势。达摩祖师当初孤身一人来华传南天竺一乘宗禅法,乃至后来形成的如来禅法也只是众多禅系中的一支。

在达摩祖师渡江北上传禅之际,北方佛教已经很兴盛,禅师辈出,形成了不同的佛教学派和禅法传授系统。影响最大的有菩提流支三藏禅系、僧稠禅师禅系和僧实禅师禅系,他们在帝王的支持下传禅布道,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和影响力。在这种困局下,达摩祖师究竟如何将独具特色的如来禅法发扬光大的呢?这些都与达摩祖师禅法的简便易行,社会民众的内心需求有密切关系,再加上慧可禅师、僧璨禅师、道信禅师、弘忍禅师等及其弟子的不懈努力,终于一枝独秀,盛开千年。

菩提流支三藏是北印度人,于魏永平初年(508-512)至洛阳,开始佛经的翻译,受到了帝室的礼遇。后敕住永宁寺,组成了以勒那摩提、佛陀扇等译师为首共计七百余人参加的译经团队,在北方影响非常大。菩提流支三藏在华三十余年,共译出佛经十三部,一百零一卷。对达摩祖师系有影响的是他重译的十卷本《入楞伽经》、以及与勒那摩提共译的《十地经论》等。十卷本《入楞伽经》与求那跋陀罗尊者所译四卷本《楞伽经》在对“如来藏”的解释方面存在异见,而达摩祖师一系又选择了四卷本《楞伽经》为传法印心的信证。以光统律师(即慧光)为首依《十地经论》而形成的地论学派(相州南道),以佛性始有与达摩系展开争论,菩提流支一系的南州北道也以佛性本有与达摩一系佛性本自具足产生异见。这些分歧后来却为五祖弘忍禅师所兼容并蓄,并据此提出“守本真心论”,充分体现了达摩系禅法博采众长,融合其它教派思想的适应性,这也是如来禅能够源远流长的根本原因。

除了以上两派,达摩祖师在北方的传法还受到了佛陀、僧稠系等一些禅僧的排斥。佛陀,亦称跋陀,天竺人。在达摩祖师到少林寺面壁静观之前,就已经在少林寺传播禅法了。道安著《续高僧传·佛陀传》中说他“学务静摄,志在观方。性爱幽栖,林谷是托”。来华后先止魏都恒安(今山西大同市),深受孝文帝器重,专门为其“别设禅林,凿石为龛,结徒定念,国家资供,倍加余部,而征应潜著,皆异之非常人也”。佛陀不仅受到帝王礼遇,更受到王公贵族拥护。恒安城内殷康之家,捐“资财百万”,为佛陀建造禅院,供其修禅。后孝文帝迁都洛阳,佛陀亦随前往。太和二十年(496),文帝颁旨于少室山为佛陀修造禅寺,此即少林寺之由来。寺院建成后,佛陀入住时宣称:“此少林精舍别有灵祗卫护,一立已后,终无事乏。”褒扬少林寺具有与众不同的神圣庄严。由是“四海息之俦,闻风响会者,众恒数百”,可谓“造者弥山,而僧廪丰溢”。少林寺在帝王大力支持,信众护持下,得到长足发展,成为北方著名的禅林。

佛教史料中尽管有达摩少林面壁传法之说,但是并没有达摩入住少林寺的明确记载,所有的史料仅止于“少林面壁,静待有缘”云云……。在少林寺第一代住持佛陀的众多弟子当中,最著名的是光统律师(慧光)和僧稠禅师。光统后来转承勒那摩提之学,成为地论派相州南道的领袖,他与僧稠禅师都是与达摩祖师相对抗的禅僧代表。

《续高僧传·僧稠传》记载:僧稠禅师(480-560),早年勤学世典,各通经史,后依寔法出家,随道房禅师受行止观,“究略世间,全无乐者”,乃“志力清苦,栖心寂然”,三辞魏孝明帝之召,唯“乞在山行道”,以苦行禅修为业。常行《涅槃·圣行》四念处法,乃至眠梦觉见都无欲想,又于赵州漳洪山道明禅师处从受“十六特胜法”,“钻仰积序,节食鞭心”。自觉有得,“便诣少林寺呈己所证”,佛陀誉之为“自葱岭以东,禅学之最”,并“更授深要”。后应北齐文宣帝之请,僧稠禅师“赴邺教化群生”,宣帝“躬举大驾,出郊迎之,扶接入内,为论正理”。“因说三界本空,四念处法”。宣帝依之禀受禅道。自北魏孝明帝、孝武帝、北齐文宣帝都尊重供养僧稠禅师三十余年。僧倜禅师圆寂后的第二年,弟子奏请起塔,诏建千僧斋,赠物千段,标树芳迹,示诸后代,敕右仆射魏收为制碑文。道宣法师作续高僧传时叹其“通古无伦,佛化东流,此焉盛矣!”

另一位与僧稠禅师齐名的是僧实禅师(476-563),少怀出家之志,至二十六岁时皈依“擅名魏代”的道原法师落发出家,魏孝文帝太和末(477-499)随师至洛阳,遇勒那摩提三藏,授以禅法。其“性少人事,退迹为功”,“虽三学通览,偏以九次雕心”。僧实禅师常以神通示众,因此名振南北,不但受到孝文帝礼敬,还受到北周帝王尊宠,被礼请为“国之三藏”。道宣法师在著高僧传时,对僧稠、僧实给予了高度评价,谓“高齐河北,独盛僧稠;周化关中,尊登僧实,使中原定苑,剖开纲领,惟此二贤”。

这一时期达摩祖师一系的禅法,由于受到北方禅僧的排斥,加上没有得到帝王的拥戴,几近湮没无闻。对于他们的禅法,道宣在《习禅篇论》中作了比较性说明,指出:

观彼二宗,即乘之二轨也。稠怀念处,清范可崇;摩法虚宗,玄旨幽赜。可崇则情事易显,幽赜则理性难通。

东山法门对禅宗的巨大影响

道宣法师认为,达摩祖师的禅法崇尚般若性空不著言相,泯灭妄执,破除形式,理旨玄妙难没,不像僧稠禅师提倡观“四念处法”,强调心注一境,不起杂染,尽管倾向于小乘禅法,但要求明确,情事显然,易于掌握。达摩祖师的安心禅法,表面上看似乎简便易行,实则对习禅者的根基有较高要求,在以信为入的前提下,还要对佛法有很高的悟性,如此才能通过对内境的省察而契入真如佛性。这种于行住坐卧中无贪无著,苦乐随缘的禅悟,需要“上根利器”的人才能领受。这让多数人因为“玄旨幽赜”,“理性难通”望而却步,因此才使得僧稠、僧实一系禅法比达摩禅盛行。而且僧稠、僧实的禅法加以显异神通,从而受到朝廷追捧,特别是僧稠的弟子法上禅师担任魏国大僧统,他们的禅法被冠以“官禅”的金环。道恒禅师及其数以千计的门徒公开贬低慧可禅师的禅法为“魔语”,甚至会同官府,对慧可禅师及其门人等横加迫害。以至于慧可、僧璨不得不佯狂隐遁山中。这说明势单力孤的达摩系与实力强大的北方地方系禅师根本没有办法分庭抗争,只能选择隐避。

后来道信禅师和弘忍禅师开“东山法门”,在保留达摩祖师禅法特色的同时,兼摄诸经教,融合诸家禅法的方便行法,从而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道信禅师活动于隋唐时期,隋初朝廷大兴佛教,对禅学特别重视。隋灭唐兴,佛教的传播发展得到延续。当时自南北朝以来动荡不安的社会造成了大量流民无家可归,很多人选择出家修禅,扩大了禅僧规模。这些禅修者不傍官禅,不依教门,不事朝廷,自成一家。他们为了生存,择地避居,耕种劳作,自给自足,成为禅学向禅宗过渡的钦式。就在这一时期,道信禅师赍持达摩祖师禅法南下栖止于黄梅西北的双峰山安居,弘传达摩祖师禅法,创立自家门风,终于使达摩祖师禅法走出了生死攸关地险境。

东山法门对禅宗的巨大影响

以上就是对东山法门对禅宗的巨大影响的相关介绍,希望可以对师兄有帮助。不管时禅学还是佛学,都是要用心和坚持,在加上适合自己的方法去修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和功德。

...查看更多
东山法门的历史演进

现在有许多的开始修行禅学,禅学中东山法门是非常重要的,它里面是有很多的智慧,师兄坚持的去修行能让师兄更好的获得智力。那师兄你知道东山法门的原意吗,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吧!

东山法门的原意

五祖门下传出的禅法,都是念佛名与坐禅相结合的。在宏传修习中,都成为定形的轨式,次第修习的历程。五祖禅门而流于这种形态,不是没有人感到失望,而发出慨叹的。杜朏的‘传法宝纪’就说:

“至乎今之学者(对“念佛名令净心”),将为委巷之谈,不知为知,未得为得。念佛净心之方便,混此彼流(?);真如法身之端倪,曾何仿佛!悲夫!岂悟念性本空,焉有念处(责念佛)!净性已寂,夫何净心(责净心)!念净都亡,自然满照。于戏!僧可有言曰:四世之后,变成名相,信矣!……今大通门人,法栋无挠,伏膺何远!裹足宜行,勉哉学流,光阴不弃也”!

杜朏是神秀弟子。对“念佛名”与“净心”,确认为五祖弘忍、神秀,禅门化导的方便。但当时神秀门下的“念佛”与“净心”,形式化而渐失五祖禅的真意义,不免发出了“悲夫”、“于戏”的慨叹!末了几句,显然是勉励神秀弟子们的。‘传法宝记’的著作,一般论为开元初年(七一三──)作。约为六祖惠能在曹溪入灭前后。这是早在神会北上以前,北宗学者自觉禅风的蜕变,而对北宗的批评。

弘忍、法如、神秀,有“念佛名”,“令净心”的方便,与后来的北宗,应有多少不同的。另一位北宗学者净觉,曾从神秀、老安、玄赜──三大师修学。从景龙二年(七0八)起从玄赜学了十余年,成为玄赜的入门弟子,玄赜曾以衣钵付嘱他。净觉在神龙元年(七0五)──二十二岁,就作了一部‘金刚般若理镜’。开元十五年(七二七),作了‘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李知非说他“由般若波罗蜜而得道”,是北宗中重视般若的大师。李知非‘心经略序’,说净觉“三十余年居山学道”;又说“比在两京,广开禅法,王公道俗,归依者无数”:这是北宗极盛时代,义福、普寂以外的又一系。他着有‘楞伽师资记’,是继承玄赜的‘楞伽佛人法志’而作的,约七二0年顷撰。‘楞伽师资记’中,传说了四祖道信,对“一行三昧”,“念佛名”,“令净心”的意见。净觉的出家学 道,离四祖道信已五十多年。所传的道信禅法,不知根据什么?然距离并不太久。五祖及其门下,都重“一行三昧”,而五祖的禅,是禀承道信的,所以所传道 信的意见,应有部分的真实性。净觉在‘楞伽师资记’中,引用道信的‘入道安心要方便门’。这部禅法,内容相当丰富,也相当杂,这是有过补充与附加的‘ 入道安心要方便门’发端说:

“我此法要,依楞伽经诸佛心第一。又依文殊说般若经,一行三昧,即念佛心是佛,妄念是凡夫”。

这是标宗,提示了禅法的依据与宗要。在达磨禅(旧有的)用以印心的‘楞伽经’外,又增‘文殊说般若经’。以后五祖门下禅法的开展,都不离这一家法。如神秀“论楞伽经,玄理通快”;而对则天却说:“依文殊般若经一行三昧”。‘楞伽’与‘般若’的合一,是始于道信的。原文在标宗后,引‘文殊说般若经’“一行三昧”文,然后说:

“夫身心方寸,举足下足,常在道场。施为举动,无非菩提”。“除三毒心,攀缘心,觉观心;念佛心心相续,忽然澄寂,更无所缘念。大品经云,无所念者,是名念佛。何等名无所念?即念佛心,名无所念。离心无有别佛,离佛无有别心。念佛即是念心,求心即是求佛。所以者何?识无形,佛无形,佛无相貌。若也知此道理,即是安心。常忆念佛,攀缘不起,则泯然无相,平等不二。入此位中,忆佛心谢。即不须征。即看此等心,即是如来真实法性之身。……如是等心,要令清净常现在前,一切诸缘不能干乱。何以故?一切诸事,皆是如来一法身故”。“略举安心,不可具尽。其中善巧,出自方寸”。

东山法门的原意

这部分,是“入道安心要方便门”的根本。从念佛而契入“泯然无相,平等不二”的法界一相,就是“一行三昧”。念佛,是佛无相貌(经说:“不取相貌”)的;念佛而入无所念,即心即佛,为安心的方便。说到“看此等心”,“如是等心要令清净”,也有“看心”“看净”的意味。但这是在“忆佛心谢”,无所念而显的“净心”,这就是法身。“更不须征”(推求),只是照顾自心,净心常现前就得。

“一行三昧”的修证,虽如上所说,但众生的根性不一,所以从“念佛”而契入一法界性,情形也有多少不同,该论又说:

“云何能得悟解法相,心得明净”? “信曰:亦不念佛,亦不捉心,亦不看心,亦不计心,亦不思惟,亦不观行,亦不散乱,直任运,亦不令去,亦不令住,独一清净,究竟处心自明 净”。“或可谛看心,即得明净,心如明镜。或可一年,心更(便?)明净。或可三五年,心更(便?)明净”。“或可因人为说,即悟解。或可永不须说,得解”。 “为学者取悟不同,有如此差别。今略出根缘不同,为人师者,善须识别 ”。

不同的安心方便中,有的是“不看心”,“不看净”,“不念佛”,只是“ 直任运”,心就自然明净。这与六祖的“不看心”,“不看净”,“不念佛”,有着非常的近似。在七二0年顷,从神秀,老安,玄赜所传,从四祖以来的禅门,有不看心,不看净,不念佛的存在。在岭南的六祖,直提顿教,只是四祖以来,深彻而简易的部分,给予特别的唱导而已。从杜朏与净觉的撰述中,坚定的相信,五祖弘忍所传的禅法,不只是“念佛名”,“令净心”;“看心”、“看净”那一类型的。在这自心是佛的立场,对于一般念佛,求往生净土的方便,四祖与六祖所说,自然归于一致(其实北宗等都是一样的),如‘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说:

“问:用向西方不”? “信曰:若知心本来清净,不生不灭,究竟清净,即是净佛国土,更不须 向西方。……为钝根众生,令向西方,不为利根人也”。

‘入道安心要方便门’,后安立五门,第五门为“守一不移”。传为五祖所 说的‘修心要论’,就是宣说“守心第一”。这样的“守心第一”,禅风渐倾向 于常坐,发展而成为北宗的“直坐不动”,“除妄不起”。然而,四祖、五祖所传,是不限于此的。

东山法门的原意

以上就是对东山法门的原意的相关介绍,希望可以对师兄有帮助。师兄如果想要学好佛法,就要坚持和用心,同时我们还要寻找适合自己的方法加上注意念佛注意事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好处。

...查看更多
东山法门的兴起

东山法门是禅学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它是非常厉害的,里面是有许多的智慧的,所以我们要坚持去修行。修行的师兄要多加去了解东山法门的修心要论,这样能更好的去修行,然后获得更多的好处。下面就一起来看看东山法门的修心要论吧!

东山法门的修心要论

代表五祖禅的‘修心要论’,主要为:“夫言修道之体,自识当身本来清净,不生不灭,无有分别,自性圆满,清净之心:此是本师,乃胜念十方诸佛”。“故知法要,守心第一。此守心者,乃是菩萨之根本,入道之要门,十二 部经之宗,三世诸佛之祖”。

东山法门的修心要论

‘修心要论’,大致代表了五祖的禅。然“东山法门”的面目,最好从五祖门人,分化一方的诸大弟子,所表见的禅风去理解。虽然五祖门下,悟入有浅深的不同,应机设化的方便也不必相同,但同承五祖的“东山法门”,在差别中应有共同的部分。从五祖门下的共同部分,来理解“东山法门”当时的情况,应该是更正确的。

东山法门的修心要论

以上就是对东山法门的修心要论的相关介绍,希望可以对师兄有帮助。经常的修行东山法门是对师兄有很大帮助,帮我们解脱自己的内容,让师兄更加轻松自在的生活。不管师兄你学习什么经典,都是要用心和坚持的去修行的。

...查看更多
结语

东山法门认为安心的方法是不可尽具的,禅法在传授过程中,也是应机的。正因为这样,东山法门才派生出净众宗、宣什宗、老安禅门、法如禅门,更有慧能、神秀大师开南北顿渐两宗,使东山法门传遍南北,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