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西小院

"

山西小院是一部大型生活纪录片,拍摄于2005年,地点在山西大同。片中采访了40位普通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年龄、不同的工作生活经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病患和遭遇者。在疾病困扰和折磨下,他们没有自怨自艾,怀着对佛学坚定的信仰,众善奉行,在佛法的感应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他们的人生、家庭和命运彻底改变了!在这部纪录片中,你会看到生命的鲜活、信念的力量、真心的无邪、佛法的殊胜功德!

山西小院——读诵地藏经治病救人除祸大型纪录片

山西小院——读诵地藏经治病救人除祸大型纪录片

山西小院打七记录:什么是涅槃重生?

山西小院的这个纪录片其实就是告诉我们,学习佛法是很重要的,不但让自己受益良多,自己的家人朋友也会有好处的,下面这个故事可以说是涅槃重生的一个故事,一起来看一下吧!

武汉道场第91期(2010年10月21日—10月27日)

打七归来,昨天晚上才到家,感觉人还是晕乎乎的,甚至睡在自己的床上,都在犯晕。

在回来的路上,在公汽上,在大街上,随处可以看到梦幻的灯光,可以听到情色的言语,这真是一个繁华的世界。从东湖往市中心走,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有一点犯晕,也有一点想吐。不知道为什么,短短的七天生活,我已经适应打七生活的环境。人,真的是一种环境的动物,很容易被环境改变,变好或者变坏。

\

短短的七天,我已经听惯了阿弥陀佛,听惯了念《地藏经》的声音。恍惚中,在公汽上,仿佛听到移动电视里在念佛,抬头一看,哦,不是,是在讲一些情色妖艳之事。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我生活了28年的环境,却这么容易让我忘记?一个我只呆了七天的环境,却觉得如此适应,如此的舒服。所以我决定早一点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因为我知道,时间一长,我会忘记,我会再次被外面的诱惑而改变,变得麻木,再想写时,就不会有感觉了。

说了这么多,还是从头开始说吧……。从我决定去打七开始,在没有决定去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念经挺好的。我也在坚持,我也每天都念经。为什么一定要去呢?我还担心去了那里,会不会要我们出家?还有种种“愚蠢的想法”和种种的怀疑。在家中我念经的过程中,我产生了很多疑惑,很多很多。甚至在网络上,在一些佛学网站上,我也无法得到满意的答案。这些疑惑让我觉得很痛苦;再加上生活中的一些执着,也让我非常痛苦。我也知道执着不好,却无法放下。终于,我决定去打个七。

实际上,我10月1号之前就报名了。决定打10月1日-7日这个七。但是我却没有去。因为我的医生,突然告诉我:10月4必须留在家里,要打针之类的。我当时很犹豫,我要不要去?是听医生的话?还是去打七?最后,长久以来的正统教育告诉我,要听医生的话,免得出大错。我选择了留在家里。就那样,我又在怀疑中放弃了。

很快,我决定再次报名。就报了10月21号-27号这个七。报名后,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是否要去?真的去吗?我把心一横,这一次,就是天塌下来,我也要去。无论出现什么问题,什么障碍,我都要去!就这样到了10月20号那一天,我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就出发了。无知的我,当时并没有了解到,此次的旅程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我去地藏七武汉道场的过程非常顺利,很容易就到了。路上还遇到三个婆婆,也是一起去武汉道场的。说实话,到了道场后,我没有太多的感觉,并不像其他人一样,仿佛回到了家一样。可能是因为我那颗冰冷的心,已经无法那么容易就融化。

下午,我随着师兄们诵了两部经。因为之前已经读过《地藏经》,很有基础,所以速度没有问题,全程跪下来没有问题。我当时穿的是牛仔裤,就因为这一点,让我在余下的七天里,吃尽了苦头。但是最后,我也知道,那是一个应该承受的过程。晚上吃饭,我吃了很多,我很担心第二天的功课,自己的体力是否能吃得消。

第一天:早上四点多就醒了,外面已经有人开始做功课了。但是我没有起床。我为我的懒惰找一个很好的借口:先不要着急,一定要保持体力,把正常的功课做完。后来五点起床,开始拜八十八佛。拜下来后,我就开始后悔。我全身是汗,喘气喘得就跟牛一样,心跳加快,甚至出现心慌的感觉。每拜一下,我都感觉我自己起不来了。如果不是旁边有那么多人,还有年龄比我大的婆婆,我的确不好意思,否则的话,我真的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接下来,诵经,因为拜得太辛苦了,诵经的时候,我无法集中精力,就在想接下来怎么坚持,膝盖那里也开始疼了,真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结束后,吃早餐,我又吃了很多。因为我很担心上午的功课,我感觉如果我不多吃点,等会我会晕过去的。

\

上午的功课是三经一忏,下午的功课也是三经一忏。这么来说吧,我真的已经无法想象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拜忏的时候,每一下都非常辛苦,每一下都感觉自己起不来了,全身出豆大的汗,喘气喘得非常厉害。整个安静的佛堂里面,大家都做得非常好,只听见我大声地喘气,连那几个婆婆都比我厉害,而且她们都很同情我。

每拜一下,我都在想,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地方来呢?自己吃饱了撑的。好好地在家里,有那么多事情不去做,好好地享福。如果此刻在家里,我正打开电脑,坐在舒服的厚厚软垫上,对着电脑,完成自己的工作,多么舒服。越是这样想,就越是痛苦,越觉得时间难过,难以坚持。诵经的时候也是,虽然我是农村出身,一直我觉得自己还比较能吃苦。但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能!跪诵《地藏经》的时候,我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一个小时又不能读快点。看着旁边的人都跪得好好的,我自己在那里晃来晃去,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就这样,在痛苦中,在后悔中,在迷茫中,第一天就过去了。我已经产生了强烈的逃跑的心理,晚上躺在床上,我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在想,明天的功课该怎么坚持下去?如果坚持不下去,该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我发现牛仔裤已经把我的膝盖弄伤了,就找道场的义工说了我的问题,我希望能换一个裤子。她们马上就去给我找了,真的是马上,一刻都没有耽误,而且还给我找了宽松的T恤,要我马上换下来,看看是否合适。我换了衣服,稍微舒缓了一点,却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和第一天一样,我也是在胡思乱想,老想着是否逃跑,老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我在心里不止一次地说,等一会,再等一会,如果我还坚持不了,我就去跟他们说,然后我就马上回家。就这样,第二天也在痛苦怀疑中结束了。

第三天,我全身都开始疼,全身的肌肉和软组织都在疼。无论是做什么都疼得受不了。其实我已经坚持每天慢跑一个小时一年多了,我的体力没有那么脆弱的,但是我仍然无法忍受,我绝望了。我真的觉得我坚持不下去了,所以我就想,等我把今天的功课做完,我就回去,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到了晚上,做完功课后,我到了地藏王菩萨的面前。很诚恳地跪下,礼拜后说:“地藏王菩萨,弟子实在无法坚持了,但是弟子从内心深处来说,是真的想坚持的,我没有其他的愿望,我只求菩萨加持我,让我把这剩下了四天功课坚持下去,让我完整地把功课做完,把忏能够拜下来!”

我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也没有去多想是否真的有用。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这一次坚持不下来,以后我都不会再来了,而且很有可能,我都不会再继续学习佛法了。

第四天,一大早起来。拜第一个忏时,奇迹产生了,我的身体拜下去的时候,居然觉得很轻松,也许是主持人的速度放慢了很多,至少我感觉她放慢了。难道她知道我跟不上吗?关键是,身上都不疼了。只休息了一夜,这怎么可能呢?全身都觉得很轻松,仿佛脱了一层重重的皮一样。虽然还在继续流汗,但是我开始有了信心,我在心里偷偷地说,也许我是可以坚持下去了。这一切无法用什么来解释。我想是地藏王菩萨希望我坚持下去,希望我不要放弃。上午放生了,放生归来后,感觉更轻松!特别是拜忏,之前我都是数着上面的佛,一个两个三个,直到最后一个。感觉过得特别慢。放生归来后的拜忏,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快结束了,很奇特的感觉。而且我没有再吃的很多,饭量反而恢复正常,甚至减少了。

就这样,后面的第五天、第六天,直到第七天,我都是这样坚持下来的。特别要提到的是,第五天我的膝盖破了,本来不怎么疼的。我看到楼下有云南白药的创可贴,我就起了贪心,就想贴一个吧。等一会跪的时候,会轻松一点。我就拿了一个贴上了,结果跪了不到5分钟,我感觉到我的膝盖在发热、发涨、非常疼。我掀开裤子一看,天哪,全部肿了,红红的,是云南白药过敏。因为我以前看到过别人云南白药过敏的状态,所以我知道这就是了。原本我对云南白药是不过敏的,以前也用很多次。但是今天过敏了,我自己知道,全部都是因为我的贪心,我的懒惰。我赶紧撕了,结果已经晚了。后来肿得轻轻碰一下就疼。第六天早上起来一看,就化脓了,后来师兄找来纱布给我包起来,但是膝盖那个地方,非常不好固定,一到做功课的时候,仍然无法照顾到,疼得钻心,肿得最厉害的时候,我只用左腿走路。跪诵经文从原本一件简单的事情,变成了一件很痛苦很痛苦的事情。特别是最后一天,化脓的地方有层皮,被我拜忏的时候弄掉了,里面的新肉嫩嫩的,我原本以为会很脆弱很疼。但是我想,反正没有办法,疼就疼吧,疼死算了,结果发现,跪下去的时候,伤口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我真的是很愚蠢,直到最后一天,我才体会到,如果把心一横,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七天,我就这么跪跪坐坐地坚持下来了,一切都是我的心在作怪。

拜忏的时候我还有一个心情,想特别做出说明。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么累的情况下,在气喘吁吁的情况下,在心慌心跳的情况下,我的脑子里居然还冒出满天飞的想法和妄念。我想到了曾经被我伤害的人和生物,我原本以为忏悔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就是在地藏王菩萨面前说出自己的过错,表示后悔就行了,但是像现在这样,不停地拜,不停地跪,不停地流汗,这么辛苦而又能弥补多少?我们吃过的肉、杀过的众生、我们伤过的人、说过的话、动过的淫乱念头、恐怕就是在这里拜一辈子都无法弥补,无法全部忏悔干净。我突然觉得很恐怖,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犯下的过错。看了《地狱变相图》对照一下我是绝对要下地狱的而且是那种无间地狱,永远无法超生的那种。如果此刻马上死去,我就得下地狱,没有选择,就算我非常认真地修,能否保住人身,保住了人身也无法保证下一辈子能够重闻得佛法……想到这些我就在想我以后一定: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行;一定要想办法坚持吃素或者先吃三净肉,当然我也知道吃三净肉是错误的,但是有时候的确是无法保证的,我不想欺骗菩萨,我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一定要想办法救自己,原来忏悔这么困难,这么辛苦。也许我一天拜三个忏,都无法弥补曾经杀过的一只小兔子,更不要说堕胎的过错了。我产生了强烈的想法,我绝对不再犯,我一定要记住今天的辛苦和汗水,我一定要记得自己是一个即将要下地狱的活死人。

\

还有在这纷乱中,我还想到了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比较宽容的人,我的性格比较大大咧咧,很难与他人发生矛盾,加上多年来各方面的磨练,我学会了凡事先让三步,即便这样,我还是有强烈的嗔恚心理。我曾经问带我们的师兄,什么是嗔恚心理?他说:“无缘无故,打你一嘴巴,你会怎么样?”我想我第一个反应虽然不是马上还手,但是肯定是: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打我呢?我又没有惹你?就如同我们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们都会是这样,为什么会是我呢?为什么偏偏是我要承受这样的人生呢?为什么别人那么顺利,而我却这么倒霉呢?我就曾经产生过这样的心理,直到今天,也无法完全原谅曾经伤害过我的人。因为那些人已经伤到我的骨头里去了,伤得太深了。我甚至假装去忘记那一切,尘封起来,不去想它。但是在我内心深处,仍然深深地恨着这些人。恨他们曾经那样对我,让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多变、最恶心、最黑暗的变色筒。但是今天当我跪在这里,当我不停地拜忏,我就开始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应该承受的,而且我还应该感谢他们,让我看清楚感情的虚假,人生的多变,美丽和美好事物都无法依持。一切都会改变的。如果不是他们,我还沉浸在虚假的人生“泡泡”里面,觉得自己做人还不错。我得谢谢他们,真的,这是发自内心的。是他们演了这样的戏,才让我看得这么清楚和明白。

还有当我无法坚持的时候,当我想到这么多的时候,我的内心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人生原本就是这样苦的,如果你不去认真修行,你就注定或必须下地狱。而认真地修行,是一件很苦的事情。我们今天拜忏,只是一个起点,还要抛弃很多东西,还要忍受很多东西。人生这么苦,原本就没有可以相信和依靠的,如果有来生,无论我是否还有机会做人,或者做其他的,我都不想再做人了。我不想再经历这一切。因为我已经看明白了,我曾经在我的日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闭上眼睛,都能够看清楚一切,罪恶而又平静”。我已经完全了解了,而我也无法回到以前一无所知的心态了。所以如果还有来生,我愿意化成空气,就化成没有形状,没有气味的空气吧。每拜一下,我就在心里说一句:“化成空气吧,化成空气吧,让我离开这一切。这样才可以永远安静,永远平静。”当然这一生,我是会好好地活着,并且要好好地修的,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放弃自己的生活和生命的。如果无法修得下下品往生,我也不愿意再呆在这个世上,只愿意化成空气,空气。这一切的一切,都的的确确是我当时的真实心情和写照。今天我写出来,我希望我在日后不要忘记,永远都记得。不要去迷恋人生中短暂的欢乐和虚假的情意。

打七的七天时间里,师兄一共给我们烧了四次皈依证。前三天,我都无法坚持下去。一烧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身上疼,短短的几分钟都跪不住,全身流汗。只有最后一次,我突然觉得很轻松,不用垫子,跪在地上都舒服,也没有流汗。我无法解释这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想在这里作鬼神的说法。我觉得只要坚持,就可以得到益处。

我还想说说忏悔,我原本以为自己是无法在那么多陌生人面前放下自己的,虽然对着陌生人说自己的秘密和伤痛,不用担心日后的面对。但是我仍然无法放下自己,只因为我已经这样了28年,在这个社会里,我天天在学习怎么去坚强,怎么去包裹自己,怎么去不让别人看穿自己的心思,怎么去保护自己,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习惯了冷漠。

我真的觉得这一切都是缘分和佛菩萨的安排,我们这一期只有16个人。大家都非常非常的好,两三天下来,就成了多年好友亲人的感觉。关键是所有的人都非常谦虚,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第三次。他们都非常耐心地听我们这些每一次罗罗嗦嗦的一大堆。很温暖,特别是忏悔的时候,我们关掉了所有的灯,大家都安静地坐着、听着、陪着你流着感动的泪水。你可以说出你自己的秘密、自己的痛苦、自己的错误,这里没有人会嫌弃你、嘲笑你、瞧不起你。大家都会安慰你,为你的勇气鼓掌,为你的忏悔高兴。就这样,我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当我跪到地藏王菩萨面前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了。具体说了些什么,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只知道,我放下了一部分。我不敢说全部放下来了。虽然后来我一个人偷偷地在菩萨面前是全部放下来了,但是在同修面前,在人的面前,我仍然无法完全脱掉我的这张皮,撕下这张虚伪的脸。但是已经有了这一个起点,我知道,某一天我一定会的。最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我自己错了,深深地知道我自己错了。在这个繁华世界里,在传统教育下所建立起来的人生观、世界观全部是错误的,而且在那条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我们想着太多地去占有,去自私,去伤害别人,去抢夺。却不知道那是一条死胡同,等到了一定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没有意义。一切都无法填补内心的空虚,拥有的再多,快乐都无法到来。在这里,我想说我很幸运,因为我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我今年28岁,我决定重新来过。正好今天是我28岁的生日。希望从今天开始,过去错误的一切都走到终点,一切的一切重新开始。

还有道场的饭菜,非常好吃。大锅饭都能做得那么好吃,可见他们用了很多心思。每次拜忏结束后,都有水果给我们补充体力。义工的认真和真诚,真的让我很怀念。因为这些在外面的世界,都是无法感受到的。其实却是人心最渴望的东西。回归社会后,我虽然无法改变别人,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是我可以改变自己的态度,改变自己身边的环境。先管好自己,做好自己,做一个认真和真诚的人吧!

七天时间很快过去,原本我第一次时以为无法坚持的七天,就那么容易过去了。原本我心心念念想着要马上离开的地方,此刻坐在家里,我却又告诉自己,我要经常去,我要经常去那里感染那里的温暖,感染那里的美好气息。

还有我的那么多疑惑,已经全部得到了解答,我的心里特别平静。之前我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执着的人,是很容易痛苦。因为实际上,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很多东西,你是无法去把握的,也无法去改变的。这一次,我彻底的解决了这一个心结。我已经知道了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去面对一切。我的内心很坦然,无论未来人生来什么样的结果,来什么样的灾难,来什么样的幸福,来什么样的各种经历,我都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种种种种,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真的真的很感谢地藏七,改变了那么多人,也改变了我,改变着这个充满了杀戮,充满了怨恨的人间。本次打七,武汉道场第91期,是我人生中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她改变了我的一生!

每个人从刚出生的单纯,到最后逐渐的被各种的利益蒙蔽双眼,蒙蔽心灵,做一些违反道德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最终会报应自身或者是家人朋友身上,这个就是因果报应,虽然听起来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这个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希望每个人都要保持善念,积累福报!

...查看更多
山西小院打七记录:关于自己和冤亲债主的一些故事!

山西小院的这个纪录片让我懂得了很多,也让我看到了佛法的无边,也更加的坚定了我学佛的心,下面这个故事是讲述了和自己冤情债主的一些故事,一起来看下吧!

\

2007年8月7日~8月13日的打七圆满结束了。来自天津、深圳、太原、大同等地的居士们聚集在山西小院,共同体悟着生命的真谛,分享着收获的喜悦,那就是:生命的改变从发心开始!

打七的课程要求每位参加者每天至少读诵七部《地藏经》,一次大拜忏,日行一善,念佛一万声。同时,小院每天组织一次心得交流;在七天内组织一次放生。山西小院的六个科目有机的融汇在打七的每时每刻。

早晨,当你准时6:00站在佛堂门口的时候,你会很惭愧地感到自己来晚了。精进的同修们经常可以在吃早饭前完成3遍经文的读诵。上午和下午各有一次集体诵读《地藏经》的过程,清脆的木鱼声和整齐的诵读声将山西小院包围着,充满了生命的活力。拜大忏是一项运动量较大的活动,但是不管男女老少找不出一个懈怠懒散的,真诚的心令人动容。当夜幕降临时,声声的佛号回扬在长廊的上空,涤荡着心灵。用餐期间,你可以随处看到忙碌的人们,有帮厨的、洗碗的、擦地的……“日行一善”的落实随处可见。每天一次的交流更是充满着智慧,让心灵的深处产生巨大的震动。打七的第四天,大家来到生态园参加大型放生,看到一袋袋的泥鳅、一笼笼飞鸟恢复了生命的自由,在场的人无不流露出内心的喜悦。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总结会了。七天的集训让大家深深体会到了打七对身心的改变。每个人的发言都是一篇绝好的经验文章。 杜居士是一位来自太原农村的老人。她初学《地藏经》,在诵读不久就感到心里很烦躁,有坚持不下去的感觉。在集体环境的熏陶下,她克服了业障现前的状况,紧跟课程的要求。这个坎过去后,她一下子感到人很轻松。此时,得到利益的杜居士在心里暗暗发心,回太原后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弘扬山西小院。这样的念头一起,打七的最后两天里她加倍感到身心轻安。她的发言使大家认识到发心的重要性。修行的提高与发心成正比。

\

四十岁左右孙居士,来自内蒙古。3年前由于受误导,将佛像砸坏。自此以后,她的头半边麻木,右眼不受控制乱眨,右手不能自理,右脚不能弯曲,且肌肉有萎缩现象。医院查不出病因,怎样的治疗方式也没有起色。2007年初在朋友的指点下,她开始捧起了《地藏经》。经过一段诵经,她身心各方面得到改善。但是,由于外缘的干扰她退心,随之她的病情马上恶化现象。懂行的朋友鼓励她要继续坚持,冲过这个难关。这次打七,她整体状况上了一个大台阶,头脑清醒了,眼睛恢复正常了,收获的喜悦不可言表。她动情地告诫大家:千万不要再步她的后尘,发心将自己的故事告诉更多的人们,让大家都来明了因果的事实真相。

十一岁的邴居士,来自山东济南,是打七队伍中最小的一员。三个月前,他的全家接触《山西小院》光盘后,发心读诵《地藏经》。利用节假日时间读经的邴同学,很明显感到学习轻松了,原来好动的习惯改掉了。这次打七期间,他一开始对大拜忏课程不太适应,拜的过程中已经累得直喘粗气。可坚持到后面两天他已经轻松自如了。快开学了,每次开学前他都有莫名的恐惧。这次打七结束后,他明显感到这样的心态荡然无存了。通过打七的洗礼,邴同学决心要在学校中认真学习,关心同学,做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这七天的集中实践,仅仅是改变生命的开始。参加打七的同修们带着收获的喜悦和为他人服务的决心踏上了新的路程。相信有《地藏经》陪伴的人生一定别有风景。

\

上面的这些故事都是和自己的冤亲债主有关,所以,在平时的时候一定要多存善念,多做善事,特别是在学习佛法的时候,一定要诚心,这样才能化解自己和冤亲债主直接的关系!

...查看更多
山西小院打七记录——如何从家破人亡到儿孙满堂?

山西小院这个记录片,记录很多身患疾病的人,通过学习佛法,让自身得到痊愈的故事,而且这些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其中有一个就是讲述了他是如何从家破人亡到儿孙满堂的故事,下面一起来看一下吧!

我是一个山西大同市在家学佛的居士。五年前,也就是二○○七年四月二十日,我的独生儿子未满十八周岁,正在读高中二年级。当时他感觉身体出了些问题,于是我的妻子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白血病!妻子打电话告诉我时,我还不相信。当时我对白血病没有很多的了解,我说换更大的医院进行进一步的确诊,但是结果还是一样。而且医生说情况已经不能再耽误了,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就这样,我的儿子住进了医院。在医院进行了抽血、化验骨髓等项目,得到最终结果:非淋巴急性白血病(M2)(后来我们将儿子的骨髓样本送到北京人民医院也得到同样的结果)。而且这个病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我们都束手无策,只好依照医院的方案,进行了化疗。

在治疗前期,我通过多方面打听和找资料学习,使我对白血病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一次有位病者家属与医生争执中,我听到家属对医生说:“我给你三十万元(当时按照大同普通人的工资,要三十年才能赚到),能让他化疗后活三年吗?”当时医生没有回答,背后我听到医生们的谈话,说化疗不等于治疗而是缓解,就算是骨髓移植也伴随着很大的风险,也不能完全治愈。而且还得去北京进行移植,要一百多万元。一百多万元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就算是留在大同坚持化疗前前后后也得三十多万,而且现在的医学也不能完全治愈。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们全家陷入绝望,我也深深感觉到了什么是家破人亡了。

化疗的第一个疗程医院押金就用三万,为了不让孩子有压力,我们夫妻俩和医生商量好了不让孩子知道是白血病,只说是严重贫血。半年后儿子才知道自己是白血病。因为整个病区都是此病,化疗用的药是一种专用液体,通过静脉尽快地输到人的血液里。病人感觉就像硫酸进入体内,浑身像火一样在燃烧。如果药物一不小心流入血管外,医生就得立刻打封闭针,不然的话肉就得要烂掉。这种液体一天一次,一共七天,再有七天血液任何细胞都死掉了,白细胞降到了300以下人体就没有了免疫力,随时都可能发烧。一发烧就得用医院最好的药退烧,如果长时间不退烧就死亡。血小板基本降到了0。病人身上到处都有出血的症状,这时就得赶紧输血小板(一小袋1700元)如果不及时输血小板,脑部就会出血死亡。病人这期间吃饭要特别小心,如有不慎就会发烧,在这期间病人就像在鬼门关门口躺着,家属的心就在嗓子口提着,而医院的各种收费也多了很多。十天后血项开始上升,住院到一个月基本一个疗程完成了,第一疗程完了不出院,三天后继续做。第一个疗程下来儿子从一百斤瘦到了八十斤,面无血色非常憔悴,我都不敢多看。每次去医院的路上想到他在医院受的苦,以及我们家面临的家破人亡,走在路上我都忍不住流眼泪,路上的人以为我精神不正常。记得有一次我去超市买东西,见到人家领着孩子购物,再看到人家一家三口欢欢喜喜的,我忍不住泪流满面,什么也没买就走,走到出口服务员都吓傻了。我想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和妻子带着孩子一起上街,一家三口还能回到过去的日子吗?这些痛苦事情我现在真不想再多回忆。我想大家也能体会到当时我身心的痛苦,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我当时学习佛法已经五年有余,坚持早晚课诵经。特别是刚学佛期间,我基本不出门,天天听法师讲经的光盘,非常受益,我对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心。对自己的生死无所顾忌,可现在儿子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万万没有想到,既然医院已无法保证这种病能治好,我也只能坚信靠佛法来挽救我的家庭,挽救我儿子的生命。但是我不知道在佛法里应该用什么好的方法能够尽快保住儿子的生命,再为他积福增寿。这时我想到了地藏七,于是我去大同道场在那里见到了道场联系人。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她,她跟我说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必须得先修三福,不然的话就是空中楼阁等,你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当时我心里很乱,我说如果儿子不保,我也不活了。她开导了我,并指点我发大愿为孩子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于是我在地藏菩萨像前发愿“为了我孩子的健康长寿,我终身不喝酒、不吃肉,只要我活着,孩子也活着,就坚持每天最少读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并又发愿“从现在开始每日读诵七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坚持49天”,并且要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我自己也深深感到自己命薄福浅,又发愿一日少吃一顿早饭用节约下来的钱放生,五年内不买衣服(除非已破不能穿)为孩子积福等。说实话当时我接触佛法五年始终没有戒掉酒肉,甚至嗜酒如命,没有酒肉就无法吃饭。当时我认为让我戒掉酒肉比登天还难,但是为了儿子的生命我必须得戒。

我回去后和我爱人商量,她在医院照顾孩子,我在家做饭、诵经、凑钱,还有上班。分工后我第一天读诵第一部《地藏经》时竟用了两个半小时,一上午只读完两部,然后就赶紧去医院送饭,回来继续念经;下午我念了三部,之后又是做饭、送饭,回家念经;临近深夜十二点时才读完了七部《地藏经》,就赶紧睡觉,刚睡了一个多小时,就赶紧起身诵经。当时在精力、财力、医院常常送下的病危单,以及看到孩子的痛苦和看到医院天天出现的生离死别,使我当时每次念《地藏经》时,都会泪流满面。但是时间紧迫,我只能一边擦泪一边读经,有时怕因为过度悲痛影响读经,我就大声地念,就是深夜在家也是这样。可能邻居也知道我家出事,所以也没人来干扰,我要和时间赛跑,我不能再慢了,因为孩子的生命随时可能有危险,我要依照佛法读诵《地藏经》来挽救我孩子的生命,我愿意为我孩子放弃一切。当时心里只有救孩子、救孩子,念经,念经,刻不容缓,争分夺秒。念经的时候,身边也时常出现一些恶相、幻觉,我很害怕,但是我没有放弃,因为这些现象的出现说明了读《地藏经》起了作用,使我更加深信佛法的真实不虚,也只有靠佛法才能挽救我的孩子。在这49天中我不知流了多少泪,多少汗,无论白天黑夜我没有连续睡过两个小时,念经时身边放的毛巾,常常都是湿润的。每天早上不用我送饭,上午下班后买菜回家就赶紧做饭,尽量地多做,好让病房吃不到热饭的人都能吃到我做的饭,特别是外地病友和家人,妻子为他们把热饭送到了床边。为了不让妻子和儿子知道我太辛苦,我说我在家已吃过了。从医院回家已是下午三点多,我才想起我今天还没有吃过饭,我就吃一些剩下的饭菜就赶紧读经,几乎每天如此。妻子知道我忙,她就有时候晚上不让我送饭,她去外边买着吃,其实妻子吃的苦比我更多。前三个疗程一百多天不离医院,随时都在病床边,有时晚上在楼道放个简易床睡一会儿,白天还得看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病危儿子的痛苦,以及医院常常下的病危通知书,可她还得装着高兴的样子去面对儿子。

\

在念经近七天时,我念一部《地藏经》用的时间已经缩短到了用一个小时了,这使我又能多念几部经了。当我念《地藏经》的第七天,我儿子在医院做了个梦,他说:“我梦到了我在天上飞呀飞呀,看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唐僧,唐僧的脚下跪着一个人,一看是父亲穿着海青在唐僧脚下跪着诵经。”我问他梦到的唐僧是站着还是坐着,他说坐着,我又问坐着什么,他告诉我说是一个类似老虎的动物,我心里明白,我读的《地藏经》封面地藏王菩萨坐的是“大地”,而且他也不一定见过。于是我告诉他,你梦的是地藏王菩萨,坐的是“地兽”,是来保佑你的。孩子听了非常高兴也相信了,从此以后人们给他送的,他就让我送到地藏殿。有一次他的爷爷给了他800元,他让我为他做功德,我就让人做了一副幢幡,上边写上地藏菩萨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送到了道场。就这样在这49天里,他感应不断,瑞相常现,梦到了地藏王菩萨、阿弥陀佛、药师佛、观世音菩萨,这些现象的出现使我对孩子的康复有了信心,对佛菩萨的信心更加坚定。

在这期间大同有位民营企业家,他每年都出巨资举行大放生,放生租用的客车、布置法会、中午吃饭,以及放生以外的一切费用都是这位大善人出的,参加放生的人放生款随意。我也去参加了,放生途中我正好读完一部《地藏经》。放生法会是由大同佛协主持,法会结束后我们就开始放生,放的生有鱼、泥鳅、鸟、狗等,我边放边说“愿我儿子平安健康”。由于放的生比较多,人们由于体力消耗比较大换了一批又一批,我也累得浑身发软,筋疲力尽,但是我始终没有休息。我想为儿子多消业障使他早日康复,三个多小时才全部放完。中午在大同昊天寺吃饭,由于上午放生大家都很饿,三千多人去吃饭,吃饭比较拥挤,我就先去各个大殿拜佛为儿子祈福。饭后我在大殿外的香炉燃了三炷香就地跪拜,一切都希望孩子能早日康复。回来的路上,我没有睡,而是又念了一部《地藏经》。回家后感觉特别的好,但也知道孩子今天会感应,因为今天是在为他除业障。我也没顾得上给他们打电话,赶紧又去念经。第二天我才知道,昨天放生的同一时间,孩子发高烧四十多度,牙关紧咬直叫冷,手脚凉凉,烧得头也发黑了。医生也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大家都吓坏了。后来才知道也就是昨天庙上供三炷香的同一时刻,他就没事了。

从此以后,孩子的治疗特别的顺利,得到了多方面的帮助,经济方面很多善人也给了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孩子的班主任吴老师,知道孩子没有任何保险报销费用,她向他们学校——大同五中校领导汇报此事,学校非常重视。校长和校领导带头捐款,全校捐款共计三万多元;大同日报、大同电视台等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我们夫妻的单位也给予了很大的帮助。这使我们在经济上有了保障,并且还有一位好心人送了钱和两部手机,给我一部新买的电动车去给孩子送饭,一切都开始转变了。我也深深地感觉,我每天念七部《地藏经》的功德利益。用佛经的话来说:“当信佛经语深,当信做善得福。”

\

二○○八年七月的一天,我家的冰箱突然坏了,早上起床后发现冰箱下面流了一地水,冷冻室全化了。我检查了电源没问题,这可坏了,天气这么热,往医院做饭用的东西怎么办?不开冰箱,修冰箱也得时间,更何况还得要钱,当时除了医院什么钱都不能花。正在这时妻子也从医院回来了,她说她是步走回的。自行车在医院丢了。一辆很破的自行车对我们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用存,用也方便,也离不开,要是再买一辆新的那丢得更快,何况又是钱。没办法我到了佛堂向佛菩萨说明这两样东西对我现在很重要,现在不能有问题,之后我上班,她拿东西也走了。中午我提前下班一路上找修家电的,平时这条路有几家修家电的可就是没找到。回到家后一看冰箱下面的水更多了,可我打开冰箱一看冷冻又冻了,就这样冰箱好了,现在还用着呢。下午五点我去医院到我们放自行车的周围找自行车没有,又扩大范围也没找到,到了病房妻子说她都找了好几次了,算了别想了,晚上七点我说再去找找自行车,到了原来自行车放的地方一看,我们的自行车好好地又放在原来的地方了,说了别人也不信。

在医院治疗的疗程应该做满十四次,每个疗程一个月左右,中间休息时间不等,大约三年结束,但是成功率不高,能活过五年的也不多。治疗一年半后,孩子说感觉身体很好也很强壮,提出不想再继续治疗。我和爱人商量了一下也同意了,就这样我们就回家了。

二○○九年九月,孩子又回到了学校。我依然没有断开念经,每天仍然为儿子念三部以上的《地藏经》,为儿子放生做善事也一直在做。孩子上学后,我也就有了时间,正常的早晚课念佛以外,我又为孩子抄写了多部经书。我知道自己福薄,在家专门守了23天八关斋戒来求福报,并祝愿在家学佛的居士能够家庭平安儿子吉祥。

二○一○年初,孩子谈了个对象。当时孩子问我,结婚买房子怎么办?我说咱们家只有这么一套60平米的旧楼房,我们夫妻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人,而且这几年在医院治疗时得到了大家很多的帮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现在人家有我能帮到的地方,我就尽力帮忙,现在家里一直也没有再攒下钱。因为房子,孩子的对象没有谈成,看到孩子的苦闷,我又担心他的身体,这使我每天念经也起了烦恼,家庭再次出现困难,并障碍了我念佛的心境。

记得当时大同红旗广场正在举行房屋展销会,我看了看,随便一套房最少也得四十多万,真是可怕。我一直在那里坐到了天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再次想到了求佛菩萨,连续三天做完功课后我向佛菩萨求愿:“弟子现在急需要一套给孩子结婚的房子,不管新旧、远近、大小,只要能住人就行。现在由于房子带来的烦恼,已经影响了弟子的正常修行。弟子恳请阿弥陀佛、地藏王菩萨,慈悲应愿。”当时我没有向任何人说过这件事情,没过几天,我的一个亲戚——也是个念佛人,她对我说:“我梦见阿弥陀佛对我说让我帮你买套楼房,可我现在也没有钱,并且还有些外债。但是我的丈夫手上有些生意,就是签不下来;如果能签约成功,不但我能还清外债,还能帮你儿子买套楼房。”我说那太好了,如果能实现,你又救了我们全家。她说如果生意真的能成,我就一定兑现。说也巧,没几天她打电话让我带身份证去银行,告诉我说生意成了!我当时想也不敢想是真的,但是我还是去了,就这样我得到了几十万元的帮助。当天下午我就带上儿子买了一套一百平米的预售房,二○一一年年底交工。为此,我又带全家去放生。

二○一一年五月,大同那位大善人和往年一样再一次举行大放生。这次我们全家的机缘很好,我们夫妻俩有幸和大家一起帮助组织放生。组织放生人员仅有一周的时间,就有三千多人参加。放生当天,五十多辆大型客车秩序井然地去了大同册田水库放生,法会还是由大同佛教协会主持。放生时我儿子带头领着大家在水边高喊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和往年一样一切顺利进行,圆满结束。放生后没几天,孩子就找到了新的女朋友,而且我们夫妻都很满意。

二○一一年九月,孩子胆怯地告诉我,出事了,对象怀孕了。我说怀孕的事你得听我讲,未婚先孕是坏事,正确对待是好事,你们赶紧结婚吧。我按我们当地娶媳妇礼节给了钱,房子下来我装修买家具,其实这些我姐姐都包了。我为他们说了很多佛法的因果以及流产的因果报应,让他们不能有流产的想法。我带他们去圆通寺为儿媳授了三皈依(儿子已皈依佛门),并且还为送子观音及其身边的童男童女定做了锦袍。我也在菩萨面前发愿:从现在开始,我每月为未出生的孩子放生一千元(一千元是我们全家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三个月后我们全家收入就达到六千多元),一直到孩子出生百天;并且我每天为未出生的孩子读《地藏经》一部,直到孩子出生后一周岁。愿未出生的孩子平安健康大吉大利,做一个对众生有益的人。

十一月底,怀孕近三月的儿媳,因在外边洗澡,不幸感染了妇科病。当时儿媳的父母带她去大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是严重的病毒感染,必须治疗。胎儿肯定是保不住了,因为病毒已感染到子宫。就是治病用的药也会使胎儿残疾和死亡的,现在想流产也不行,必须先治好大人才能流产。为了治病,她父母未和我商量,就开始用药,并且在治病休息期间也将儿媳妇领回他们家。经过两个月痛苦的治疗,儿媳康复了。怀孕近五个月的儿媳,从外表看肚子还没有太大的变化。周围所有的人都说胎儿死了,医生也建议堕胎。儿媳的父母和我经过多次商量,他们坚持堕胎,我坚决反对。我说就算杀了我,也不能杀掉胎儿。在多种压力下,儿子儿媳,以及我的爱人,都开始动摇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让我们全家在佛教网上看了《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以及现世堕胎因果报应,让他们知道堕胎本人来世堕阿鼻地狱,今生事事不如意,会导致妇女终身不孕及病魔缠身。我告诉大家一个生命能投为人是很艰难的事情,当你孩子的灵魂好不容易进入母亲的体内,成为一个人形,而竟然被轻易残忍地绞碎吸出。我们虽然未和胎儿见面,可他就是我们的亲骨肉,我们如果因为孩子有可能有残疾就残忍地杀了他,那么我们还是人吗?我又给他们讲了太上感应篇里讲的动物为了保护自己已出生、未出生的孩子的惨烈故事,使他们生起了慈悲心。这时我又告诉他们用佛法读诵《地藏经》、放生等完全可以改变未出生胎儿的命运,不仅胎儿不会有事,而且还会生出一个大福报的孩子等等一切。让他们相信佛法里讲的念经可得百毒不得分割的功德利益,并且让他们回头看看自家已有治好的白血病以及求房子的事,这不是一个自家的实例吗?儿媳非常有善根,她表示坚信佛法,从今开始住回家并为未出生的胎儿读诵《地藏经》。我也告诉他们我一直在为未出生的孩子读《地藏菩萨本愿经》祈福,并且我对儿媳的父母及儿媳儿子多次表态,我坚持不杀生,如果非要堕胎,除非我死了。如果孩子出生后有问题,我不用你们抚养,我来抚养,就算孩子出生不健康,我也会天天教他念经学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妻子说你能活多久,我说我能活几年,我就教他多少年。如果有一天我该走了,他还不能自理,相信阿弥陀佛会将他一起带走的。在我的劝说下,我们全家人开始为胎儿读诵《地藏经》祈福,特别是儿媳每天非常精进地读诵《地藏经》并加圣号。在每月放生原来一千的基础,再让儿子儿媳自愿拿钱放生。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全家都非常的精进。我每天早晚课后跪着为未出生的孩子诵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同时为未出生的孩子抄写了七部经书。没过多久,出现种种瑞相,儿媳梦见了观音菩萨在云上,我在下边身穿海青跪着念经,后来又梦到我在天上抱着孩子送给她等梦境。儿媳的肚子也一天天地大了,也有了胎动,一切都很顺利。

二○一二年农历四月初八,我们全家在圆通寺为未出生的孩子做了一个吉祥。一小时的法会,儿子始终跪着,儿媳挺着肚子在旁边站着为孩子祈福,但是他们也没感觉累。下午全家按照每月的惯例去放生。农历四月二十二日,儿媳的肚子有反应,我爱人带她去医院,二十四日凌晨一点顺利生出一个七斤六两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并且生出来他就笑。一生出来我在家就得到了消息,我马上起床沐浴更衣穿上海青叩拜佛菩萨并读《地藏经》。四点多我到了病房看到孩子睡着了还在笑。天亮后医院在我们的要求下,也找了熟人给孩子做了全面检查,结果一切非常正常、健康。二十五回家,一切顺利。二十八又为新生儿放生。孩子满月的时候,我们没有摆酒席,而是去放生,百日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我们的孩子快六月了,既健康又漂亮,二十多斤近七十厘米的胖小子,他母亲的奶他想吃多少有多少。到寺庙我抱着他拜佛他也笑,师父们见了都想抱他,真是人见人爱。我们的孩子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幸福快乐和希望。想想五年前,再看看今天,真是从家破人亡到儿孙满堂啊!

以上是我这五年以来的亲身经历,真实不虚。当然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所求的都是如理如法,没有贪心也如法去做了。我至今学佛已有十年,我认为我们在家的佛门弟子的家庭亲人特别是年岁小的,得了重病绝不能让他失去生命,我们应以佛法去救他们。当然医学的治疗也是必须的,我们以佛法给他积福、增寿治疗才会有效果。这样才能给众生示现一个佛门弟子家庭的圆满。我们念经放生是很重要的,可是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心,我们要有一颗慈悲的心。如果我们有一颗慈悲的心,那么我们身体的磁场就会有好的反应。由于我们的慈悲,就会得到善神的护佑,而我们身边的厄运就会离我们而去。《太上感应篇》说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地藏菩萨本愿经》讲得更多,更细,我们应多读。我们的福报大了,儿孙自然会得到花报,现世的家庭就会得到幸福圆满,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会多了一个福德因缘。《阿弥陀经》讲的“不得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我们所求如理如法,就一定会得到,如果得不到,那问题是出现在了我们自己身上。现世的因果《了凡四训》就讲得很好。《太上感应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等多种善书,我们读就会知道怎样去做人、做事,我们的家庭就必定会得到善的果报。

面对疾病,每个人都不能做到镇定自若,特别是对于一些绝症,一旦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相信是非常绝望的,但是通过上面的这个故事,我们知道了,积极的学习佛法,多做善事,积累福报,疾病是可以慢慢痊愈的,这对自己来说,可以说是受益终生,但是同时还是希望大家还是要理性学习佛法!

\

...查看更多
发生在山西小院中,关于绝症治疗的秘密!

关于癌症,相信我们大家并不陌生,而说到癌症,大家想到的就是不能治愈,但是在山西大同有一个神奇的小院,在这个院里念念经,学学佛法,疾病竟然神奇的痊愈了,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下面就一起来看一下吧。

目前,我国年均癌症发病人数约180万~200万,死亡人数约140万~150万,每年用于癌症病人的医疗费用达数百亿元人民币。如不加以防控,今后20年中,我国癌症死亡人数将翻一番。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指出:“在目前科技水平上,尚没有单一药品、某一治疗手段能够解决中晚期肿瘤治疗。”

2002年,山西大同的居士们了解到地藏经消除业障的原理,通过读诵地藏经,逐渐有人受益,一传十,十传百,受益的人群逐渐多了起来,这个事情慢慢传播开来。中央电视台的陈大惠了解到这个情况,于2004年专程来大同,在大同的一个居民小院里,将部分受益的居士集合起来,进行了拍摄,从中选取了四十位学佛受益的人士,将他们自己叙述的事迹编辑制成了纪录片,命名为《山西小院》。

\

40位讲述者分别患了乳腺癌、淋巴癌晚期、甲状腺癌、食道癌、系统性红斑狼疮、高血压、颈椎病、头疼、重症牛皮癣、哮喘、重症关节炎、脑积水、双眼失明、重症心脏病、脑溢血、精神失常、重症心肌炎等,医药罔效,不少人被医院宣判了死刑。他们学佛信佛,吃素,诵经,忏悔,放生,行善,念佛。有的一心专念阿弥陀佛,念《弥陀经》,也有人一心专念地藏王菩萨,念《地藏经》,什么都不想了。念了两三个月,再去检查,病没有了,医生说你们用什么东西治疗?没有,就是在家里念经念佛。佛法不可思议!

\

持诵佛经的关键:1.恭敬至诚的信愿;2.至真至诚的忏悔心;3.增上持经功德力的核心——依教奉行,一定要有实际行动去改正错误,断恶行善;4.回向。

可见学佛的好处是很多的,不但可以消除业障,还可以让自己的身心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改变,但是大家一定要理性的对待佛学,不要盲目的认为不管什么病,只要去这个地方就一定可以好,还是要告诫大家,生病就医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还有就是一定要多做善事,为自己积累福报!

\

...查看更多
结语

山西小院记录片,讲述了40位病患和遭遇者通过虔诚念诵地藏经,在佛法的感应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绝症者、重病恶病者渐渐康复;意外不幸灾祸者,顿时消解。常言说“佛氏门中,有求必应”。在佛法中,无论是消业障,还是消除病痛,都是比较圆满也是比较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