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网
佛心网
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
主页/ 楞严经感应/ 文章正文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五(优婆塞卢荣章译)

导读:白话佛经楞严经 优婆塞卢荣章 译第五卷阿难说:佛虽然说了二种决定的要义,指导我们从六根去解结,世间解结的人,要知道怎样起结,才可以解。我们结解都不识,所以认为这结是很难解的。会中许多初学的人,亦和我一样,...

白话佛经

楞严经 优婆塞卢荣章 译

第五卷

阿难说:佛虽然说了二种决定的要义,指导我们从六根去解结,世间解结的人,要知道怎样起结,才可以解。我们结解都不识,所以认为这结是很难解的。会中许多初学的人,亦和我一样,从无始以来,随无明俱灭俱生。现在总算有些善根,听到一点佛法,名字上是出了家,信心仍是反复不定,如患了隔日发作的疟疾一样。期待佛慈悲,悯愍我们沦溺在生死海中,指示我们的身心,那些是结?怎样去解?亦可以使未来苦难的人,得免沦落三界。这时阿难和大众,悲切地等待佛重要的开示。

当时佛怜悯会中大众,亦为未来世的人,指示出一条康庄大道,作为人天的眼目。随即伸手摩阿难的头顶,在这动作间,十方佛世界的佛光明,同时亦远来到只陀林,集中在佛的头上。这是一个罕有不可思议的境界,在会大众都欢喜踊跃,叹为稀有。这时在会大众亦听到十方佛,异口同声说:善哉!善哉!阿难!你想知道俱生无明,使你流转生死的结吗?那就是你的六根,并没有其它东西了。你又想知道无上觉道,使你速成常、乐、我、净,佛果四德吗?亦即是你的六根,并没有其它东西了。阿难听到这种微妙的说法,心中仍没有明白,于是问佛:为甚么令我流转生死、和速成常、乐、我、净,佛果四德,都是由我六根,而不是其它东西呢?佛说:六根和六尘是同出一源,即第八识的见相二分,犹如蜗牛双角,出入同时。结缚时向外出,解脱时向内伏。至于六识,不过是前尘落谢影子,像空中的狂花罢了。因为有六尘,就惹起六根的见;因为有六根,便显出六尘的相。它们并没有独立的本体,像两根芦荻交并生长一样,一根倒下,另一根亦倒下来。你们在知见上安立知见;所立的只是在明上加明的妄知妄见,是根本的无明。若你知而无知,见而无见,这个无知的知,无见的见,一念不生,一尘不染,才是不生灭涅槃的四德。

佛于是将这些重要义理,用偈颂说出来:

真性有为空 缘生故如幻

无为无起灭 不实如空花

言妄显诸真 妄真同二妄

犹非真非真 云何见所见

中间无实性 是故若交芦

结解同所因 圣凡无二路

汝观交中性 空有二俱非

\

迷晦即无明 发明便解脱

解结因次第 六解一亦亡

根选择圆通 入流成正觉

陀那微细识 习气成瀑流

真非真恐迷 我常不开演

自心取自心 非幻成幻法

不取无非幻 非幻尚不生

幻法云何立 是名妙莲花

金刚王实觉 如幻三摩提

弹指超无学 这观想方便

十方所有佛 唯一涅槃路

当时会中大众,听了这文采清明的诲示,心眼顿开,叹为得未曾有。阿难起立合掌致谢作礼说:刚才听了佛悲心所说的妙偈,说到根性清净微妙,真常真实等话。在我心中,仍未清楚六结解除,一巾亦不存在,和解结次第等。故仍望利益今后的人们,再解说明白;清洗我们积生遗下的重垢。这时佛在座上略为整理衣服,随手伸到几子上,拈起天人供奉的花巾,打成一个结,问阿难说:这是甚么?阿难和大众同说:这个是结。佛又将巾打成第二结,问说:这个是甚么?阿难等同说:这个亦是结。佛照样连续打了六个结,每次打完都拿着问阿难,阿难等亦依次第同说:这个亦是结。佛随后对阿难说:我开始打结时,你就说是结,这巾只有一条,我打了几个,你们为甚么仍说是结?阿难说:这巾本是一条,佛打一结就有一结的名,打百结同样有百结的名,何况这巾目前只有六结,没有停止在第五结,亦没有增加到第七结,为甚么你只许第一结的名、其余的就不许名结呢?佛说:你清楚巾只有一条,我打了六个结,就有六结不同名字。你细心看看;巾体是同,六结是不同,这是由同而成异,除去异相,就是同相。在我打成第一结时,你便说它是第一结;第二至第六,照例还是说第二至第六结。现在我想将第六结说是第一结可以吗?阿难说:不可以,因为第六结打成就是第六,怎可以说是第一呢?纵使我有最好的辩才,亦不能强把名次颠倒的。

佛说:对的!六个结名次确实不同,如你追究它的来源,都同是一巾所造,把名次颠倒当然不对。你需要知道,六根亦是一样,本来是相同,但六根六用不同,亦即是在毕竟同中,成毕竟异了。阿难!如果你不喜欢有这六个结,希望它还原一条花巾,怎样做呢?阿难说:我不喜欢有这六个结,是因为六结成立后,就有很多的是非。如甲说此结不是彼结,乙又说彼结不是此结,是非多麻烦就多。佛若将六个结一并解除,结没有了,那有六、一的存在。佛说:对了,有六才有一;没有六就连一的名字都没有。你六根的结、亦是一样。从无始来一念无明妄动,就是第一个结;此后发生妄知妄见,越来越厉害,颠倒到不可收拾时,六个结就把你身心缠缚得透不过气。如疲劳过倦的眼睛,见虚空有狂花乱舞一样。人从无始无明妄动,渐次妄出世间的山河大地,生死轮迥等。虽然亦有人厌生死,修习而得证不生灭的涅槃,但犹似狂劳颠倒空花的样子罢了。阿难说:这狂劳颠倒空花的样子,和那些巾结,又怎样去解除呢?佛于把打了结的巾,向左向右去拉,说:是这样解吗?阿难的答复都是不可以。佛说:你想个办法去解开罢!阿难说:你用手指从结心去解,就可解开了。佛说:对的,如想解结,一定要从结心去解;六根的结亦是一样,我说随你选摘一根下手,那只是世间因缘生法,在我深意是以不生灭的根性为因,次第解结的修证为缘,不是四大和合的粗相。我发明世出世间一切法、由因缘生,染净二法皆是循业发现;有情识和无情的总相别相,亦一样知道。乃至恒河沙数世界外下雨,亦清楚它的数量。眼前的植物,为甚么松树直和荆棘曲呢?飞鸟中鹄鸟是白色,和乌鸦是黑色呢?我都知道各别的原由。所以说解根结,是唯一方法。

阿难!随你自己心意选摘一根下手,这一根结如果得解了,其它所有粗细的尘相,亦自然消灭。留下的只有一个真心,不是纯真还是甚么?我再来问你,我手中已打成六结的巾,可以同时拆开吗?阿难说:这些结是先后结成,仍要次第逐个去解的。六结虽然同在一巾中,因打结时间不同,所以不能同时解的。佛说:六根的结,亦是这样解的,第一根解的结是分别我执,次第的是分别法执、俱生我执、俱生法执、连俱生种子都净尽了。这时菩萨的空性坚固圆明,确实没有少法可得,忍可于定心中,便是得证无生法忍。

这时阿难和大众,得到佛根结的说明,完全明白,没有一点怀疑。合掌致谢说:我们今日身心轻安,绝对没有挂碍了。对于六解一亡的道理,亦了解到不少,但关于怎样是圆通本根,仍未彻底晓得。我们多劫飘零三界,孤苦无援,今日真是梦想不到,能和佛一起,如失乳的婴儿,再遇母亲一样。若能籍此机会圆成道业,就再好不过了。不是的话,只牢记佛的说话,就算听了和没有听到是没有分别。希望你再为我们讲说最彻底微妙的了义方法,我们一定如说实行的。

佛于是对会中各大菩萨和大阿罗汉们说:各位在接受我的教育后,今日已是成就无漏的圣人,现在你们各自说出,初发心时的因地,悟入十八界中那一样的方法,是最圆通的,最容易方便下手得到正定呢?

这时阿若多、马胜、小贤、拘利、饮光五位比丘,起来敬礼佛说:当年我们在鹿苑和鸡苑时,见佛成道后,前来为我们说法,听到了苦、集、灭、道四种现实中的真理后,便问我们明白了没有,我们说:已经完全了解;佛就印可证明我们,名叫阿若多,意即最初领解的意思。我们从佛的声音而得悟入,明白声尘是因缘生,相妄而性真,原是妙觉明体,圆照法界。故此由观察声尘,证得阿罗汉境界。你现在问及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根据我们的证明,从声尘下手,最容易得入正定。

优波尼沙陀亦随着起立敬礼佛说:我当年亦见佛成道,因为我性偏向贪欲、烦恼特别严重,你指导我修学对不凈方面观察,深厌自身九孔常流出的都是不凈,乃至死后最终余下的白骨,焚化成微尘后,被风一吹便散向空中去。明白了色空二俱无我可得,何况贪欲、烦恼、妄想哩!由此深入色尘观察,得成无学阿罗汉,佛为我作证明,名叫尼沙陀,是色性空的意思。由色尘空而知道色性不灭,色性才是微妙的色,圆遍法界。我以观色尘为因地心,得成四果。你现在问及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根据我证的,从色尘下手,最容易得入正定。

香严童子亦随着起立敬礼佛说:佛指导我仔细观察诸有为的事物,无一不是从因缘生。我辞别后,搬入一间清凈房子,安居下来韬光养晦。有一次见到许多比丘燃点沈水香,它的香气无形声地进入我的鼻子里。我于是一心观察,这香气不是从木头来、不是从虚空来、不是从火来、亦不是从烟来;正是来无所从,去无所著。这样观察了一段时间,身心竟然进入空寂状态。香尘和鼻根不再合作,意识从此亦不生作用;根、尘、识都空掉了,故成就无学位。佛印证我,名叫香严。由香尘消灭,便发出自性妙香,圆满周遍。我从观察香尘得成阿罗汉果。你现在问及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根据我证的,从香尘下手,最容易得入正定。

药王药上两位菩萨,和会中五百位梵天,一齐起立敬礼佛说:我们从多劫以来,常在世间、做良好的医生,亲自尝试世上的各类草本、和矿物金石等,有数万种多的;都清楚它们的名字、药味、药性、有毒或无毒等,又知道用多种药物和合,产生出来的效能。我们因医治病人的方便,常随佛学,听佛教育各阶层不同的方法。因为平常多试验百药的性能,体验得它不是空,亦不离空;不是舌,亦不离舌;不是心理作用,亦不离心理作用。因此用分别味尘为因地心,由此明白味尘,亦是如来藏妙真如性。得到佛证明我兄弟,名叫药王和药上,我们因味尘得悟妙明真心,位列菩萨。今日佛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根据我们亲证的,从味尘下手,是最容易得入正定。

跋陀婆罗和他的同伴十六位菩萨,亦随后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们过去最初在威音王佛国中,得值佛而闻教育,于是决定从佛出家。依循规矩,在半月时随例入浴室,正在洗澡时,用水浇身接触剎那间;想到这是水洗尘而有触、还是洗身而有触?若是洗尘、尘本无知,若说洗身、身是四大假合无情体,怎会有触?随即明白了水因,既不洗尘,亦不洗身。根尘好像没有发生过关系,能所双亡,识亦无处所寄托。这过去体验熏习成的种子,历劫都没有忘掉。直到现在又从佛出家,成就阿罗汉果,名叫跋陀婆罗,是贤护的意思。我因妄触尽而发明妙触,非空非有,唯是一妙明觉心。成佛子住、入等觉位,今日佛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们亲证的,认为从触因是最容易得入正定。

大迦叶和紫金光比丘尼,一同起座合掌敬礼佛说:我过去劫在这世间里,值遇日月灯明佛,我得到接近他、接受了教育,便依教实行。他入灭后,我将他遗下的灵骨,留作纪念,并且用灯光昼夜照明。后来又遇上毘婆尸佛,在他圆寂后,有人塑像纪念他。时间久了,有一个女孩子见塑像上的金箔剥掉,她心中很难过,又没有钱,只好向人求乞,将乞来的请金匠修补。那时我是一个金匠,于是和她合作,将佛像复原后,不久就和她结婚,誓为夫妇。九十劫以来,身上的颜色犹如一聚紫金光似的;她就是紫金光比丘尼。我观察意地中前五尘落谢影子,成法尘后,仍念念迁变,实际上是当体全空的。我从此修习九次第定,到最后灭尽定时,不生起分别,将法尘空悼,只留下凈分末那识维持定境,身心自在,经百千劫如一弹指间。我用空观空去法尘,成阿罗汉,佛嘉许我是头陀第一,是把法尘抖擞得干凈的意思。今日佛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根据我亲证的,从观察法尘为因地心,是最容易得入正定的。

阿那律陀即从座起,敬礼佛说;我初出家时、每次听你讲话的时候,就会不知不觉的睡去,后来佛诃责我说:咄咄为何睡,螺狮蚌蛤类,一睡过千年,不闻佛名字。我后闻佛的诃责,痛哭自责,知道有负佛恩。这样哭了七昼夜,不息不眠,双眼竟盲了。幸得佛慈悲教我,不要再爱看外面的色尘,不如转向内看自己的心光,照顾自心能见的见性。这样不停地内照,照到本有的自性光明,不动不灭,突然间得到了天眼,这方法名叫乐见照明金刚三昧。我现在不再依靠血肉的眼睛和眼神经线,是由真心本觉妙明能见的见性,洞见十方世界,犹如看掌上的果物一样,亦得到佛为我证明,说我已经成就阿罗汉果。今日佛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根据我亲证的,旋照自心能见的见性,脱下眼根对色尘的黏缚,是最容易得入正定的。

周利盘特迦亦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没有接受过教育、记忆力很差的,很幸运得到值佛出家。佛特别教导我简易的方法,只要牢记他两句话,他说:守口摄意身不犯,如是行持得渡世。同时吩咐五百位罗汉帮忙我;我先念他的第一句,念了一百日,七个字中,记得前四就忘悼后三,记得后三又忘前四。我哥哥见我愚蠢到这地步,要我还俗回家去;我宁死不肯离去,打算自杀了结生命。佛怜愍我愚痴、安慰我、勉励我、点化我,带我到静室中,指着扫把问我是甚么?我说是扫把。佛就叫我只念扫把两个字,我日夜不停息地,使用无形相的扫把除垢,竟然将心中的麈垢,扫掉得干凈。佛又再教我继续在静室中调息摄心,我注意到出入息极微细的时候,在呼吸间就有生、住、异、灭四相的不同,在剎那间迁流不停的。忽然间打开了心眼,豁然明白而贯通一切法,得大无碍,成就无漏的阿罗汉果,佛就印证我己成无学阶段。你现在问及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所亲证的,从穷究气息的生灭下手,最容易得入正定。

憍梵钵提继续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过去时常嘲笑他人,有一次见一位没有牙齿的老比丘,食时活像牛吃草一样,我笑他。他说:你太可恶了,我是阿罗汉,你犯了口业,赶快忏悔吧!那时我自知不对,虽然向他忏悔了,可是后来世世都感有牛舌果报,食时一如牛吃草一样。今生得到佛指导我修习一味清凈的方法,并不是舌尝到的甜苦的味,亦不是有味无味的味,是反观舌根的能觉知性。我因不再循味尘起分别,由此清除了攀缘的识心而入正定。我继续深入观察尝味的觉知性,不是由舌根生,因没有外物时,舌不成知;亦不是由味尘生,若舌不去尝试、是不会知味的。由此内脱根尘,外离时空,远离三界的缠缚;如鸟出笼,高飞远去。一切粗细的尘垢,清除净尽了,得清凈法眼,成阿罗汉果,佛印证我得无学位。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所亲证的,从扭转舌根的觉知性,不被味尘胶着,守住尝味的觉知性,到根尘不偶,意识自然不现行,这是最容易得入正定。

毕陵伽婆蹉亦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有很重的宿生憍慢习气,今生是初次出家,多番听佛说世间有许多使人不愉快的事,正是世事尽知成苦海,心中亦有点难过。有一天,正在入城乞食,在路上思量着人们的痛苦际遇,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东西,突然一脚踩中了一根毒刺,立刻就肿痛起来,整个身体都觉得疼痛。这痛真实苦啊!但是我怎会知道痛呢?是不是在我身中,有个能知道痛的触觉性呢?有触觉性,才会知道痛的!是谁知道痛呢?身体内虽然有个能触觉到痛的东西,是妄知妄觉吗?然而我深信本来的清净真心,实在没有触觉到痛的,痛是不会痛着它。我又继续地想,一个身会有两个触觉吗?我专心一意地想了不久,在极痛中忽然感到身心都空掉。在这状态中过了二十一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从前的欲漏、有漏、无明漏,都扫除净尽了,得佛证明,说我已经证到阿罗汉果。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所亲证的,忘掉了整个身心,就是整个真心,这方法是最第一。

须菩提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过去久远劫以来,意根清凈,心得无碍,有宿命通,能记忆多生事情。初在母胎,已知一切皆空,出胎后成长,由明白人空,更进一步明白法空,甚至十方世界,亦无一不是空寂的。出家后为他人说人法二空的道理,同样使他人明白。又得到佛的启导,明白空性即如来藏性,觉性即真空,因此空性圆明,证阿罗汉果;随更证入真空性海,和佛一样知见,这是经过佛证明的。我因为证空不住,所以能彻底解脱,佛说我得第一无上成就。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所亲证的,人法二相尽入空中,心境亦空掉了,回归到究竟第一义空,我认为这样空去意根的方法,就是最第一。

舍利子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过去久远劫以来,眼识清凈,能用心眼看见一切。故此对旷劫前的事,世出世间中的各种现象,见了就能通达,没有困难的。今生初随沙然修士学道,他死后;一天在路上遇到马胜,和迦叶波三兄弟,见他们威仪庄严,于是问到他们的老师和学理两方面。答说:老师是佛陀,常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的。我想佛说的话很对,于是对同学大目连说出来,大目连亦认同。于是带领其它同学,同来做学生。我从因缘道理得到明白如来藏心,周遍法界,心见圆明,得大无畏,成阿罗汉,是同学中的学长。我的成就,是从你演说的义理长养化育出来的。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所亲证的,用心眼来看一切,心见便能发挥智慧光,和佛的知见一样,我认为这一个方法,就是最第一。

普贤菩萨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过去已经随从过无数佛,从事真现实教育工作,我一向继承他们的事业,犹如儿子继续父志。十方佛发现有能舍己为他的人,都教他们修学普贤行的方法。这方法是观想十方世界遍满虚空,每世界都有我和佛的;我正向佛敬礼、恭敬、供养、随喜、学习等事。这样就叫做普贤行的方法,是由我最早开始实行的。我不须用耳根去听,是用心中的耳来听,就可以分别到一个人的知见。若有人在远方世界,心里想学习普贤行的,我立即到他面前,就算有百千人同样发心;我亦同样分身出现慰勉他们,纵使他们业障深重,看不见我,我亦为他们摩顶拥护的,使他们快快学习成功。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本来因地修学的,用心耳来听一切,便能自在无碍分别出来,我认为这一个方法是最第一。

孙陀罗难陀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出家后向你学习,虽然有遵守规矩,但在静坐时心中仍常散乱;以致没有得到定慧,断除烦恼而证无漏道果。后来得到佛教我和拘絺罗一个方法,把双眼注视鼻端一点白光,我这样观想了二十一天,感觉到鼻子有气,出入如烟似的,从此身心俱定,圆明洞彻,见到一切世界的虚灵清凈,如琉璃一样内外透明;烟相渐次消散,气息转变成白色。当时我真心开朗,便得漏尽,所有出入息都化为智慧,遍十方界,成阿罗汉。佛为我授记,说我不久将快成佛。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照我所证的,由观想气息,烟消成白,便能发挥智慧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消灭一切有漏,我认为这一个方法是最第一。

满慈子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久远劫以来,就具有四种无碍辩才;能随顺人的爱乐,善巧方便为化育他们演说。我运用辩才,发挥无常、苦、空、不净等真现实的道理,以及明白诸法实相的妙义。甚至对于无数佛所有教育的方法,我在大众中,都能无畏地演说。佛知我有大辩才,就教我以音声来弘扬他的教育,因此我常常在他左右,帮助他的工作。因为我善长演说,不久便体证阿罗汉果。佛证明我时说;我是说法人中第一。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以说法的声音,把三界的障碍,五阴的烦恼,和各种不同的漏习都消除净尽,我认为用舌来弘扬正法,这一个方法是最第一。

优波离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当年随佛到外面去学习,我是照料马儿的,后来亦跟随佛到苦行集团的地方,去访寻善知识和学习,亲见他经历六年勤苦,亲见他慈悲教育各种不同主张学说的学者,亲见他对不同宗教的教士解说现实的真相,他自己亦从不断学习中,解脱世间的贪欲和漏习。他成佛后,教我怎样遵守日常生活中的规矩,改好不良的习惯,要注意的细则有很多,通常说三千威仪,八万细行,都是使身口意三方面,能臻至完美的。我对于规矩中微细的性业遮业,都完全能受持,清凈无犯。身心经常在寂灭境界,成阿罗汉果。我得佛的吩咐,注意各同学们的生活习惯,每人都要在团体中自律的,大众和谐地生活下去,我是大众生活中的纲纪。佛证明我身心清凈,规矩第一。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认为身体每天有一定的规律,身就得到自由,心能远离烦恼,心亦得到解脱,由注意现前的生活习惯做起,身心都能得到通利,这一个方法是最第一。

大目连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从同学舍利子口中,知道佛正推广教育的工作,有一天我在路上乞食,又遇到迦叶波三兄弟们,他们又向我转述佛所说的因缘深义,我立即发心随佛学习,当我见佛时,意识心便得通达,明白它原来是如来藏性。佛给我一件袈裟,当披在身上时,须发脱落了,便成出家比丘的形像。我有神通,能自由来往十方世界,没有障碍。佛说我在阿罗汉中,神通最第一。而且十方世界的佛,亦说我有大神力。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是将意识扭转它的虚妄分别,回归到湛寂不动的真心,真心智慧的光明,犹如将浊水澄清,澄静的时间多了,就能变作莹净皎洁的如来藏性,我认为用这一个意识方法是最第一。

乌刍瑟摩正在佛前,便起来敬礼佛说:我久远劫前,是一个凡夫汉,而且性情多于贪欲,当时亦有佛在世间,名空王佛。他说多淫欲的人,生时被欲火所烧,死后亦为业火焚烧,故此成一大猛火聚,善根和一切所有,都会被欲火烧去。他教我一个方法,是遍观全身骨节,两手和双脚,在欲心未发动前,是清凉的,欲念冲动时,浑身发热;我依着指导的方法,不断地观想实习,遍观全身的暖气,心生恐怖和厌离;淫心渐渐止息,而成就正定。这时神光在内凝聚,便把多淫的欲心,转化成智慧的光明,成就火光三昧,得阿罗汉。从此十方世界的佛,都叫我做火头金刚。我发愿护持佛法,所有佛将成道,我做大力士拥护道场,亲自制伏一切外来的滋扰。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以仔细观察身体的暖触,成为智慧火光,烧尽惑业烦恼,得大无碍,流贯十方,融通藏性,诸漏灭尽,得成无上菩提。故此我认为一心观察火大,这个方法是最第一。

持地菩萨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回忆过去普光佛出现世间,我是一个比丘,时常在各交通要路和津口,和田地险窄的地方,见有不安全的地方,或妨碍损及车马等处,必定把它维修,或架设桥梁,或负沙石填平低洼的路面。我做这项勤苦的工作,经过的时间是难以计算;或时在城市热闹的地方,见到有人正须要求人帮忙搬运东西,我自动去服劳,不要酬报。后来值遇毗舍浮佛出世,时常发生饿荒,我仍是做搬运工作,不管路程多远,只略收一钱工资罢了。又或见车牛等陷入泥沼中,不能移动,我必定帮忙推动车轮,拔除牠们的苦恼。后有一没国王设斋供佛,我在路旁等候佛经过;毗舍浮佛果然从我站立处路过,他摩我的头顶说:善男子!应把心地填平,世间一切地就会平了!我听到时心眼立即开明,见到组成身体的地大,和世界的色法微尘,与心法的如来藏是没有不同。色心不二,互不抵触,犹如以水合水,不相妨碍;乃至刀枪和身体,亦不会因接触受到损害的。明白一切法同是一个自性,于是证入无生法忍,成阿罗汉。随进一步迥小向大,今已位登菩萨。如果有佛出世演讲楞严经,帮助世人开佛知见的话,我一定先来参加,做发起人,并且加入证明。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以审观地大的内外二尘,是没有不同,都是如来藏性,全相即性,不过因妄才发为尘,尘消便智光圆满,因此认为专心观察地大,这一个方法是最第一。

月光童子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回忆过去多劫以前,水天佛出世,他教导菩萨们修习水观入定的。首先观想自己身内的水性,是互相不干扰的,再先后细察鼻涕、口水、咽下的津液、骨髓里的精、筋肉内的血、大小便中的水份,在身中旋转往还,它们是有清浊不一,同是流动水的湿性。身内的水和身外的水、乃至华藏世界中广大的海水,是平等平等没有差别的。那时我是比丘,在修习水观时,能观的智和所观的境,开始得相应,观想中不见到水,自身都不见了;以水作为自己身体,未能无相的。有一次正在房中静坐修习,我有个小学生,经过房间外面从窗缝中偷看我,他见到清水遍满房内,并没有其它的东西。他年轻爱玩,在树下拾到一块瓦片,掷入水里,很满意听到激水发出的回响,跟着左右望了一眼,回头就跑了。我出定后突然心中剧痛,一如舍利子学长过去在林中入定时,被大力的顽皮鬼重击他的头一样,痛到不能忍受。我回心细想,我是已证得阿罗汉道,远离了染病的因缘,为甚么今日会心痛呢?是不是我的功夫退步呢?这时我的小学生、又跑又跳走到我面前来,告诉我他刚才偷窥到我房间,和他做过的玩意。我教他下次如果再看见清水,就开门进内把瓦片捡出来,于是我再入定,这小学生果然又来偷看,见到清水,便照我吩咐,入内把瓦片捡出来,我出定后便身体复元,不再心痛了。后来我亦接受很多佛教育的,直到山海慧自在通王佛时,我的观想才得成功,完全和十方世界中广大的海水打成一片,水性和真心平等无别。今生在佛前名月光童子,参与菩萨的行列。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认为水的性质,是内外都一样流通的,我明白了水性空寂,是不生不灭,得入无生法忍,证入无上圆满觉道,这个水观的方法,我认为是最第一。

琉璃光菩萨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回忆过去多劫以前,无量声佛在世间的时候,他说每人本具的觉性,是体妙用明的;体妙是不变,用明是随缘,所以觉性寂然不动,有感则应,即不变随缘,虽随缘而体不变的。并且要眼放世界,看见所有人的身心,都是被无明妄缘风力转动的。我于是又观察十方世界的安立,没有不是由风力执持着,在时空中推移转动,都由妄风力量所为;身体上行、住、坐、卧的运作,亦是妄风力量役使的;心念不停生、住、异、灭,亦不离妄风力量牵引!这样不停观察,知道内身心,外世界不停的动相,只有一个风性。这风性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明白到十方微尘世界,和一切颠倒的人们,同样虚妄被妄缘风力所转。乃至大千世界中,每一世界里的人,好像一个玻璃瓶子,装上了百千只蚊蚋,啾啾乱呜一样;在分寸空间中,鼓动翅膀,发狂乱闹,不知所做的为了甚么。我观察又观察,经过不久时光,就得到无生法忍。心眼开朗光明,见到东方不动佛的不动真体,于是到他国土去深造,后来又到过十方佛国土中造诣。因此身心发出智慧光明、内外洞彻,如净琉璃,自在无碍。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认为观察风力无依,本来无体,身心世界都是一样空相,明白菩提觉心,得入正定,和十方佛所传心印无异,这样观察妄缘风力的方法,我认为是最第一。

虚空藏菩萨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和佛过去劫时,同在定光佛国土中做同学,当时我已经得到无边身;手执四颗大宝珠,发出空智的光明,遍照十方佛国土,所有外面的四大,化成虚空。又从自己心中,现大圆镜智,内有十种别智的光辉,流灌十方,尽所有虚空边际,虚空中所有世界,都在照临中,色空无碍,事理圆融。华藏世界,亦摄入大圆镜内,在我身中,身和虚空,两俱无碍。我以正报身体,能融入所有依报的一切国土,作广大佛的教育工作,得大自在。我这股力量,是由境去观察四大无体,唯心所现,若随妄想,心生法生,心灭法灭。虚空、世界、和佛国,是平等无异,因此发明如来藏性,性空即真觉,性觉即真空,空性圆明,得无生忍。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从观察虚空广大无边,得入正定,这样观察虚空的方法,我认为是最第一。

弥勒菩萨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回忆过去多劫以前,日月灯明佛在世间的时候,我出家做比丘,亦是跟随佛学习教育的方法。我对名利很重视,喜欢和豪富人家往来,佛指导我修习唯心识定,观察万法唯是心识变现。我修定时心不驰散,不务外求,便得入正定。此后一直以唯识定力,继续跟随无数佛学习,渐渐对名利追求心态,完全息灭了。直到然灯佛出世,我オ成就无上妙圆唯心识定,所有尽虚空的佛国土,如凡圣同居的净秽土,有净无秽的实报土,无净无秽的常寂光土,都是我心识变现出来。我了解心识变现的原故,明白识性流出无量佛,亦流出无量的生命体等。如今得到当来作佛的授记,是个候补佛位的菩萨,将来在这世界成佛。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是最圆通的,我从观察十方世界,唯是心识所变现,识心圆明,证入圆成实性,得到无生法忍,这个唯心识定的方法,我认为是最第一。

大势至菩萨,和他的五十二位菩萨同学,从座起来,敬礼佛说:我回忆过去多劫以前,无量光佛在世间,接着的有无边光佛,无碍光佛,无对光佛,炎光王佛,清凈光佛,欢喜光佛,智能光佛,不断光佛,难思光佛,无称光佛,在一劫中,先后有十二位佛出生,最后一位名超日月光佛,他放教我念佛方法,可入正定的,名念佛三昧。譬如有两个人,名张三、李四,张三日夜都想念着李四,但李四从不想到张三,这样他们二人,有时会相遇,有时不会相逢,假如他二人都彼此想念,想念得深切,必定会生生世世如影随形,永远不会离开。十方佛慈愍我们,如母亲想念儿子一样,如果儿子失踪或跑掉,母亲日夜想念他们是没有用处的。假如儿子是同样想念母亲,和母亲想念他一样恳切,两人就生生世世不会离开很远。若是有人心中时常念佛,时常想佛,纵使现在不能见佛,将来亦必定会见到。就算见不到,离佛亦不会太远。亦不须要其它方法,只要不断地念下去,自然和佛相应的。如人身上是不会发生香气,但是在衣服涂上香料,就全身都发出香气来,念佛方法,同样可以染得佛光佛香,这名叫香光庄严。我在因地中发心,就是念佛,念念无间断,得到无生法忍。现在我在人间,慰勉念佛的人,回归佛的净土去。你现在问那一个法门最圆通的,我不用想,亦不须选择,只要收摄六根,一齐念佛,净念相继,就得到正定,这个念佛方法,我认为是最第一。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