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网
佛心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雪漠/ 文章正文

信仰的“魔桶”与破执

导读:信仰的“魔桶”与破执●雪漠  最近,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念佛往生”的误区》。此文一出,就被凤凰网华人佛教“观点”栏目推荐,引起反响。但是,对于文中观点,读者们各存迷惑。很多人由此想起陈晓旭的出家与过世,一时间,一片哗然。后来,在雪漠文化网()的访谈节目中,我发现,对于类似问题,读者还有各种疑惑。因此,我再撰一文,谈谈信仰的“魔桶”与破执,以解读者的疑绪。  在我写的传记《无死的金刚心――琼波浪...

  信仰的“魔桶”与破执

  ●雪漠

  最近,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念佛往生”的误区》。此文一出,就被凤凰网华人佛教“观点”栏目推荐,引起反响。但是,对于文中观点,读者们各存迷惑。很多人由此想起陈晓旭的出家与过世,一时间,一片哗然。后来,在雪漠文化网()的访谈节目中,我发现,对于类似问题,读者还有各种疑惑。因此,我再撰一文,谈谈信仰的“魔桶”与破执,以解读者的疑绪。

  在我写的传记《无死的金刚心――琼波浪觉的证悟之路》(中央编译出版社)中,琼波浪觉狂热地追求信仰,忘了信仰的本质其实是破执与利众。因此,他被貌似信仰的外显迷惑,过了22年“魔桶”生活。直到遭遇重大历练,他才猛然惊醒,毅然逃离魔桶,最终在智慧观照下,真正觉悟,成长为一代宗师。

\

  宗教信仰中,所有进入这一误区的人,都走进了“魔桶”,包括陈晓旭。但陈晓旭至死都不明白,自己走入的,其实是“魔桶”,而不是真正的信仰。

  去年,有人曾问我,心印法师的出家跟陈晓旭的出家有何区别?我说:有同,有不同。同的是,她们都是名女子,都是重症患者,都在面临生命威胁时出家;不同的是,陈晓旭至死都没有明白,心印却找到了真心,并能安住自性,应对万象。在心印眼里,生命只是一个幻觉,无论那病能否痊愈,都动摇不了她的真心。她已不在乎死亡何时来临,每日只行利众之事,安住当下,快乐随缘。她的经历,正好印证了古人的话:“朝闻道,夕死可矣。”但陈晓旭不是这样。她连真正的信仰之门都还没有进入,她拥有的,不过是狂热的迷信和糊涂。

  有人在网上写过一篇关于陈晓旭的文章,文章希望她要么回到现实生活,要么重新选择善知识。否则,她进去的,就只能是“魔桶”。果然,在后来的一个视频中,就连她的师父,也认定她到不了极乐世界,只能再入轮回。要知道,在佛教中,往生只是阶段性的成果,距开悟和究竟解脱还有距离。可见,她生前的选择,真是错了。

  其实,现实生活中走入“魔桶”者很多,根本不只陈晓旭一人,大部分人都没有一双能窥破假象的慧眼。因此,他们在生活的各个方面,经历着这种遗憾与心痛。其中,最可怕的,就是有着崇高外相的“魔桶”。比如,世上有很多为了所谓的“艺术”、“信仰”、“爱情”献身的女子。她们心甘情愿地奉献青春与生命,“供养”着懒汉或骗子,最终,只能自尝苦果。可见,能否发现自己进了“魔桶”,确实非常重要。

  那么,到底该如何判断?答案很简单,就是看看自己有没有一天天破执,一天天放下,一天天明白,一天天走向解脱之门。如果有,你的方向就对了;如果没有,无论多么虔诚,你都是在迷信盲从、自我陶醉、自我欺骗。这样的人就生活在“魔桶”里,不可能往生,更不可能解脱。

  所以,真正的信仰,少不了超越智慧。就算你强烈地想从世俗中出离,或者对崇高有着坚定的向往,你也必须时刻站在高处,观照心灵,看看自己是否陷入了偏激、盲目与狂热。否则,你就会困在“魔桶”里,过着貌似信仰,却十分迷信、无知的生活。

  不过,有的人之所以会陷入貌似信仰的生活,也跟他们遇到的善知识有关系。如果遇到真正的善知识,他们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要知道,执著是黑暗,智慧是光明。有了真智慧,“灯”一亮,“黑”便没了。若是你长久地信仰某人某教,而你的“黑”依然存在的话,说明你没找到真“光明”,你必须开始新的寻找。这也是赵州老和尚八十岁仍在行脚的原因,他在寻找善知识,寻找让他开悟的契机。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分辨善知识的真伪,也不是每个弟子都能听真善知识的话,也不是每个信仰者都能无我地实践真理。所以,许多时候,就算知道自己掉进了“魔桶”,应该走出来,不该越陷越深,好多人也做不到,遂为“魔桶”所困,像陈晓旭那样,难破执著,难离烦恼,自食其果,不能超越。

  前不久,我发现,某“高僧”预言,2012年是世界末日。当时,网络、手机都在转发这消息,有人怕到极点,抛下一切,进寺院避难,更不乏因恐惧厌世而自杀者。殊不知,世上哪有这样的高僧?老祖宗把妖言惑众的僧人、道人称为“妖僧”、“妖道”。为什么?因为,宗教是给人带来幸福和快乐的,是让人明白、放下的。如果捕风捉影,妖言惑众,给无数百姓带来恐惧,带来痛苦,带来慌乱不安,扰乱社会安定,宗教还有什么意义?可惜,世界不明白这一点。数以百万计的人被这类“高僧”困在“魔桶”里,不能自拔,非常可怕。

  其实,我也有过一段像《无死的金刚心》中的琼波浪觉那样的“魔桶”生活。但困住我的不是爱情,而是一个迷信的信仰群体。在那里,我经历过一段貌似信仰,其实远离真理的人生。我需要这段人生吗?需要。如果没有这经历,雪漠的生命体验就没现在深刻,也不会有雪漠的今天。因为,我由此明白了,要是我事不关己,世故地沉默下去,老祖宗的宝贝就会被糟蹋,或是被埋没。这一发现,像命运的鞭子,直接把我赶出了独自清修的关房。

  所以,不要以为那“魔桶”生活,对《无死的金刚心》中的琼波浪觉来说,是一段大弯路。它只是每个修道者成就前必经的降魔阶段。

  “魔桶”有多种形式,它不是只以信仰的形式出现,有时也可能表现为爱情、事业、理想、家庭、婚姻、官场、商场、娱乐场等等。总之,人们需要什么形式,“魔桶”就会随缘示现。它是人类欲望的显现。诸多能让你沉迷其中不知觉醒、不知超越的环境,诸多让你觉得在贡献社会、其实在追逐欲望的行为,都是“魔桶”。一些贪官在做报告时,也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有时,那些话甚至能感动他们自己,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伟大。文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时,人们都想将人类从水深火热中解放出来,整个时代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桶”,每个人都被裹挟其中,很少有人能超越,结果造成了十年浩劫。因此,“魔桶”不仅仅是一个家庭,不仅仅是一个教团,它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时代。

  我为什么一直提倡大手印?就是因为大手印强调超越、破执、开悟,强调让自性放出光明,照亮你的人生。如果离开这一点,信仰就有可能变成“魔桶”——不能破执时,贪婪是“魔桶”;没有智慧时,愚痴是“魔桶”;不能宽容时,仇恨也是“魔桶”。“魔桶”会随时出现在有欲望者的世界里,出现在有执著者的世界里,出现在貌似有信仰、却不能真正破执的信仰群体里。所以,遇到困难时,不要苛责外部世界,要时刻观照自己的心灵。

  直到今天,我仍然非常感谢生命中的那些“班马朗”――他是《无死的金刚心》中的人物,专门跟主人公琼波浪觉做对――有人把他们叫做“小人”,但我更愿意称之为“逆行菩萨”。因为,当你没有世俗的功利心,超越了所有世间法时,就会发现,世上的一切都在考验你,都在为你提供营养,都是你调心的道具,都在成就你的心性。包括那些批评你,跟你作对的人。所以,我把每一个“逆行菩萨”都当成觉醒的助缘。我甚至认为,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雪漠。缺乏这样的一种智慧观照,你也会陷入仇恨的“魔桶”。

  打破“魔桶”,拥有真正的宗教精神,才是真正的大手印。大手印文化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超越概念,为了超越流行观念的限制,为了破执,为了斩断分别心,为了让你拥有智慧、实现超越、走出“魔桶”。因此,当有人来找我,想学大手印时,我总是让他们先看《光明大手印》书系,有了智慧的正见后,再谈别的。因为,《光明大手印》书系会告诉大家:解脱的原理是什么?如何破执?如何发现自性光明?如何让自己变成智慧的太阳?这才是佛教修行最重要的东西。

  一定要明白,佛教强调智信,反对一切貌似虔诚的迷信。所有增加欲望、贪婪、愚痴、仇恨者,都不如法。所有让你愚痴和执著的人,肯定不是佛教提倡的善知识——不管他有着怎样的名相。我们要有正信,要追求智慧的觉醒,不要迷信。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